飞牛小说网 > 剑卒过河 > 第18章 相亲7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18章 相亲7

  “你是何人?为何不懂规矩?这里都是有功名的雅人,是自食其力的英才,岂容铜臭之辈妄入?

  你应该去的是冬暖亭,或者夏荷亭,那才是你应该待的地方!”

  “正是,无关人等,连斗诗都不敢参与其中,怎么到了现在却堂而皇之的钻了出来?”

  一名周姓书生附和道。

  无双心高气傲,说话也很不客气,这和照夜国读书人高人一等的风气有关,他在普城也是年轻一辈中的名人,所以并不太惧怕小小的得罪了高官权贵,别人也只拿他的所作所为当作年少轻狂,持才傲物,谁又来真正的对付他?

  娄小乙还有些莫名其妙,不知道怎么就得罪了这厮,还没等他开口,旁边已有人替他回答。

  说话的是李家三郎,就是普城首富的三公子,在娄小乙来之前,作为唯一的非读书人,他就是这群人中被打击的对象,文化程度不高的他,面对一个士子都捉襟见肘,现在再同时面对六个,其尴尬可想而知!

  李家的财富在这里帮不了他,所以挺的很辛苦,完全就是靠一副厚脸皮才抗了下来;财富的力量在贫寒士子们的眼中有若浮云,但花案后的小姐们可是知道的,没有财富,她们这些小-姐就得去鄙室陋巷給人缝补衣服!

  所以,李三郎还是得到了最后接近花案的机会。

  但他现在看到了一个千载难逢的摆脱困境的机会,娄府的公子也蹭了过来,娄小乙也是权贵后代,甚至都没勇气和这些酸丁们斗诗,对李三郎来说,这就是他转移酸丁们火力的最好时机!也好让自己的压力减轻些!

  反正几年前自家和这娄府有些不大不小的龌龊,现在把锅甩过去,他丝毫没有心理负担。

  “大胆!这是娄府公子!娄司马的独子!

  普城上下,娄府没有这样的资格,那谁又能有这样的资格?娄公子不能站过来,谁又能站过来?

  你等一群酸丁,在这里胡吹大气,未来能有一个能做到县令的都不好说,就敢在当代文史巨擎后代面前口出狂言了么?”

  他这一开口,娄小乙立刻明白了这厮甩锅嫁祸的心思,也约略猜出了此人到底是谁,但还没等他回应,无双却毫不客气的硬怼了回去。

  “娄司马是娄司马,娄公子是娄公子,岂可混为一谈?我只听说过皇权是可以遗传的,却没听说才名还能传回下一代?

  我辈少年,当奋发自强!不依家势,不仗族声……天行健,君子当自强不息!

  连婚姻匹配都要依仗父辈名声,这样的人生何其悲哀!”

  众人暗暗喝彩,都为无双这席话所动,充分表现出了一个无畏少年在面对生活中的勇气,但因为涉及娄府,所以也不好出声。

  只有那周姓书生大声应和,“说的好!正是我辈之肺腑之言!”

  所有人的目光都放在了娄小乙的身上,他不得不回答,因为这不仅仅有点人身攻击,也有对娄府的隐隐不敬。

  “是这样,人生于世间,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天赋,各有所长,何分高下?

  像你无双公子有诗才,这位公子有词才……”

  再看了看那周姓书生,语气格外的亲切,“这为仁兄有拍马之才!”

  又指了指首富之子,“李三郎有钱才,小弟不才,祖上有点余荫……

  天公所降,各有所得,这些都是才!你又能说出哪一种才比另一种更尊贵?更高尚?

  你们觉的你们现在的成就都是因为自己从小到大的努力,是十年寒窗的苦读,我们又何尝不是如此?

  只不过像我和李三郎这样的,努力的开始还在你们之前!

  你们不过是冲龄之后才知道努力,我们则是在娘胎里就知道努力!

  所以我们才能投了个好胎!才能赢在起跑线上啊!”

  这一次,在座之人尽皆无言,对能把有个好爹解释的如此清丽绝俗的这种说法,其无耻之处无法言表,你偏还不能说他就是错的,关于如何投胎,谁又有准确的说法呢?

  “对对对,你们可以教我们写诗,我们也可以教你们如何投胎啊,哈哈哈……”

  就只有李三郎,抚掌大笑,就觉得这娄府公子真正是个妙人,说出的话是太合他心意了,也让他之前在酸丁们面前受的气,得到了极大的释放,也不再看这娄府公子不顺眼了,毕竟,当初和娄府的矛盾也实在是算不上什么大事。

  无双怒意上涌,这根本就是市井无赖的说辞,他不能想象这是一个前司马家的公子能说出来的话,但已经说了,却要与他好好撕掰撕掰!

  “强词夺理,一派胡言,我……”

  他还没来得及说下去,一个绵绵柔柔的声音响起,

  “既然都在这里,也是一种缘份,又何必斤斤计较?无论贫寒还是世家,都是读书之人,在这里纠结不清,失之下乘!”

  这个声音仿佛拥有一种魔力,让好斗如无双立刻偃旗息鼓,其他士子也纷纷闭嘴,显然,这是一个拥有众多拥趸的女子,但到底是哪个,娄小乙还是没搞清楚。

  丫鬟们給各位男宾端上冷茶,大概意思是让大家都消消火气,行为举止,也是观察一个人的个人修养的重要方式,这些,都在小-姐们的考察之中。

  论风度,娄小乙说第二,那是没人敢称第一的,风度这种东西,需要特定的环境,特定的教导,特别的礼仪训练,和娄小乙从小就在彩虹姨的严格指导下成-长相比,其他读书人就差了很多,贫寒家庭也不可能讲究这些。

  但贫寒士子们也自有一股峥嵘之意,铮铮傲骨,掩盖不住他们那一股昂扬;相对来说,李三郎的俗不可耐,和娄小乙的有气无力,就显的差了许多,

  无双在其中尤为突出,样貌,风骨,捭阖之气油然而生,是个自带气场的人。

  短暂的冷场后,一名眉目端庄的丫鬟站了出来,显然,她得到了三位小姐的授意,像最后这些接近实质性的话,当然也不可能由高贵的大家小-姐亲口来说,太羞人,找个代言是必然的。

  “天色已然不早,诗词歌赋也已论过,有些独占鳌头,有些达不逢时,都是自己的选择,也怪不得谁。

  那么现在,小婢斗胆,有几个生活上的问题,需要请教各位公子,还请各位据实以告!”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