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牛小说网 > 我在东京教剑道 > 010 你,纯度不足
字体:      护眼 关灯

010 你,纯度不足

  和马的上段二联击,看起来平平无奇。

  他不熟悉理心流,不知道为啥这个流派给的初始技能是这个。

  两刀的速度非常的快,为的是打对手一个措手不及——一般人挡住第一刀之后可能不会防第二刀。

  上段攻击在普通人看来,会觉得很傻。

  实际上也挺傻的,攻击路径单一,大开大合,而且没法对敌人进行防御。

  然而上段攻击练到极致威力惊人,因为上段是最适合发力的姿势之一。

  示现流就是专攻上段的流派,示现流顶级高手甚至可以做到斩断对方的刀剑——当然这种情况现在比较少见了,因为冶炼技术的进步让现代刀剑极难被打断。

  普通的示现流高手,也能轻易的斩断竹枪之类的长柄兵器。

  总之一力降十会,只要上段下劈的威力够大,就可以打死一切不服的。

  但和马没学过示现流,如果学了大概就能使出那种下劈了。

  他现在只有上段二连斩。

  虽然是个平平无奇的剑技,但是用外挂发动起来速度非常快,作为穿越前就练过剑道的人,和马自己认为自己要处理这个二连只能傻乎乎的维持举刀的姿势。

  要是挡下来之后有个什么格挡之后变招的想法,比如架开剑顺便下段出脚什么的,那就糟糕了。

  现代剑道不让用脚,但是和马他们是一群玩兵击的,没那么多讲究。新当流作为偏实战的古流,也是有用脚的招数的。

  总之,和马在躲开妹妹的攻击之后,选择了这个二连作为自己的反击手段。

  没想到千代子连续挡下了两剑,然后才在和马收招之前直接突进。

  武术实战不比网上玩格斗游戏,打出去的剑得收回来才能砍第二下,不收剑直接砍人威力很低的,真剑尚且可以依靠锋利的刀刃留下一些伤口,但竹刀不收回,就相当于不存在。

  千代子直接冲上来,竹刀的先革直奔和马的面门。

  和马立刻网上抬手,用竹刀的护手架开千代子的剑。

  护手就是干这事的。

  有些日本刀没护手,那是为了便于隐藏,真打起来想比形制正常的打刀会有很大的劣势。

  和马架开攻击的同时向前踏步。

  现在刀的架势,已经没办法用先革来戳千代子了,他踏步上前是准备用下盘招式。

  把武器架起来牵制住,然后就该出腿了。

  他还是玩兵击那套思路,习惯性就采取了应对,直接忘了剑道对打不能出脚。

  然而千代子快速后退,不让和马近身。

  近身缠斗,体格大的一般都是优势。

  两人一个向前一个后退,就这样直接往千代子背后方向前进了十几步。

  和马明显感觉到作用在竹刀上的力气在变大。

  突然,千代子大喊一声:“面!”

  和马吓一跳,紧接着手里的竹刀就被向上架起——千代子突然停止后退,借上了和马自身的力道把刀往上推。

  紧接着千代子转动手腕,日本刀的刀柄较长,而且要双手持握,有很多只靠两只手腕转动就能使出来的招。

  威力不强但胜在快,变招灵活。

  和马啥也不管,立刻后退。

  这个空档很大,收刀回来挡基本不可能,他也不能像千代子那样转手腕把刀转下来——现在他双手都在举高的状态,咋转都不得劲。

  只能拉距离。

  千代子横斩过来的竹刀,就这么从和马眼睛前面划过。

  和马连续后退了好几步,千代子没跟上来,而是在原地重整架势。

  她的眼神锐利得能杀人。

  和马也深呼吸。

  ——好强。

  刚刚外人看来只是平淡无奇的过了几招,如果成龙《醉拳》里的打戏的精彩程度为十分,刚刚这段兄妹对砍,也就两分吧。

  外行看真正的剑道对决都这个感觉。

  但是,和马跟着新当流的长谷川雅人正正经经的练了几年剑道,他不是外行。

  千代子刚刚的应对,好强。

  如果是真剑对决,刚刚和马已经在鬼门关前来回几次了。

  从外挂给的数字看,和马应该是更强的一方,但是透过这一波交手,和马变得不敢确定了。

  此时此刻,千代子头顶上的那行字,那行“孤高的决意”正在熊熊燃烧。

  这个BUFF的效果,有点好啊。

  这时候千代子开口了:“老哥你果然不记得这招了。当年爸爸教我们这招的时候,你一直练不会,我装作也不熟悉的样子,和你一起练习……”

  千代子一说,和马就想起相关的记忆了。

  理心流这个突然前冲把对方的剑架高,然后转横斩的招式,当年桐生和马练了很多次都没有练会。

  当时千代子一直在陪练,还因为掌握不到要领哭起来。

  至少和马从正主那里继承来的记忆是这样的。

  千代子:“当时我看你练得很辛苦,还故意哭起来胡闹,逼老爸下课休息。”

  和马恍然大悟。

  “这些记忆,对我来说,都是无可取代的瑰宝。”千代子说着,眼里开始泛出晶莹。

  “这个……你别哭啊……”

  然而和马刚开头,千代子就冲上来了。

  用的是和马教她的牙突。

  不过比起外挂给的全自动牙突,千代子这个还是慢了一些。

  和马侧身躲开,踏步向前,竹刀瞄准了千代子的头。

  然而电光火石之间,千代子竟然架住了和马的刀,这个变招已经快到连和马这样练过的人都看不清楚细节的地步。

  ——但是,还没完!

  和马转动手腕,竹刀划了个圈,这招是把对方的刀转到下面,再顺势攻击持刀的右手——

  但是千代子猛的松开右手,同时握着刀柄尾部的左手前推。

  这也是日本刀的众多用法之一,能让刀突然长一截。

  竹刀的先革,结结实实的顶在和马的胸口。

  这一下力道可不轻。

  如果是真刀和马的肺已经穿了。

  但是和马的竹刀,也命中了千代子的左手,这一下力道也不轻。

  正常刀应该掉地了,但是千代子没有松手。

  尽管她的左手虎口侧面被和马的竹刀打了个非常明显的红印子,尽管命中的那瞬间和马看到她都疼得龇牙了,但她没有松手。

  和马切切实实感受到了千代子的决意。

  他没有多说什么,直接拉开距离,摆好架势。

  千代子做了一样的事情。

  “住友建设的人第一次来的时候,我以为老哥你会断然回绝。”千代子再次开口,“但是你没有,而且在看到住友建设的人用计算器输入的金额的时候,你笑了,你的表情变得好陌生。”

  ——因为我对你来说确实是个陌生人啊。

  和马理所当然的没有把这话说出口。

  “这些天我终于明白了,我是孤身一人,没有任何人和我站在一起。”千代子继续说道,随着她的话语,她头上“孤高的决意”五个字燃烧得越发的旺盛。

  “死鸡很恶心,极道很可怕,唯一的友军也离我而去,但是我不能退缩。”

  千代子的眼泪终于是流下来了,情绪也随之进入爆发状态。

  和马能看到红色的“气”从千代子身上涌出,她现在在和马眼中就像超级赛亚人一般,被红色的透明的火焰包裹着。

  “我只有剑道了,剑道让我从同学的霸凌中逃脱,剑道让我交到了朋友!剑道让我感觉到老爸和我在一起!谁也不能把剑道从我这里抢走!谁也不能!”

  千代子呐喊着,突了上来。

  和马架住她的剑,然而她爆发出惊人的力量,竟然压制住了比她年龄更大的男性——也就是和马。

  和马必须全力握刀,根本不敢变招,怕一下子刀就被从手里挑飞。

  好在他摆的中断架势,刀被压迫只是让刀身贴进身子,但依然挡在身前。

  千代子纤细的身躯整个压上来,逼近到能脸贴脸的距离。

  “我啊!比哥哥你更强!”千代子大喊,“我才是这个道场的师范代!”

  和马连气势都被千代子压制住了。

  但是,他仍然在冷静的思考。

  千代子虽然爆发出了惊人的力量和气势,但是她有个致命的问题。

  她的体重没变。

  如果要单纯的拼力量,体重就是很关键的一环。

  体重不够的人,要赢就得更多的依靠策略和技巧。

  不管是搏击格斗,还是剑道,都是如此。

  就算是以技巧为主的现代剑道,也是分男女进行的。

  和马在本次对打中,第一次发出怒吼。

  他猛的发力,推着千代子连续后退。

  这就是单纯的利用体重在欺负人。

  推得千代子下盘不稳后,和马趁势稍微拉开距离——剑贴在一起没法挥剑。

  紧接着一个上段下劈就出去了——不是二联,而是朴实无华且枯燥的上段下劈。

  什么花招都没有,就是威力大。

  但是看起来和二连斩的起手区别不大。

  ——有了!

  和马感觉这一招得手了!

  然而千代子没格挡,直接后撤到安全的地方。

  这判断力,和马不由得给她点了个赞。

  她刚刚架势已经没了,强行格挡大几率失误,没挡好可能就被打中手臂了。

  上段下劈和刚刚甩剑花一样的攻击可不是一回事,刚刚和马打中千代子的手,只是用了小臂的力量,大臂都没使上劲呢。

  上段下劈那是从肩膀开始就发力,威力不可同日而语。

  这要被打中手,竹刀铁定要脱手。

  两人恢复到交错前的状态,只是纠缠中双方绕了一圈,位置对调。

  千代子瞪着和马:“老哥,你这根本就不是理心流,我昨天看到你的突刺的时候就在怀疑了,你什么时候学的新当流?北葛氏这种公立学校,能请得起新当流的免许皆传当剑道教练?”

  ——不,显然请不起,大门五郎看起来也是个民间高手。

  但是这玩意解释不清楚。

  而且,和马现在有点生气。

  他这人只要身上疼,就会生气。

  穿越前,有段时间他牙疼,然后就特别暴躁,搞得差点丢了在外贸公司的工作。

  刚刚千代子捅他胸口那一下,现在火辣辣的疼,估计掀开衣服就能看见淤青。

  这疼痛让和马变得相当火大。

  而且,对于千代子刚刚说的话,他也有不少想法想要一吐为快。

  经过和千代子的一番“激情碰撞”,他又回想起了更多关于原主的事情。

  原主——真正的桐生和马,早就知道千代子比自己强。

  所以他才会加倍努力的练习剑道。

  因为相当师范代的妹妹一言不发就把道场让给了自己继承,原来的桐生和马想要成为不辜负这份苦心的男人。

  他想把道场发扬光大。

  只是没什么天赋。

  真正的桐生和马体验过的焦虑、懊恼,一股脑儿的涌入王健这个21世纪的中国人的内心。

  但很奇怪的,王健完全能力理解。

  因为他来自一个充满压力和焦虑的年代。

  他想卖道场,也只是因为想要抓住这波日本社会难得一见的上升期,完成穿越前的他未能完成的阶级跃升。

  抓不住这个上升期,日本社会就会进入一潭死水的平成年代,社会彻底固化。

  “你说你只有剑道了,真是可笑。”现在的桐生和马开口道,“你竟然对自己真正的财富视而不见,就在这里大放厥词!

  “你看看你,脸上连个褶子都没有,你明明拥有最宝贵的东西!那就是时间!是可能性!

  “这个国家正在上升期,你不想着成为新时代的弄潮儿,只在这里顾影自怜!”

  千代子骤起眉头,要开口,但是和马不给她说话的机会。

  “我确实用的是新当流的技术,可那又如何呢?我练了那么久的理心流,却依然赢不过你,你以为我看不出来吗?

  “看着比自己强的妹妹,继承不了道场,还得装作很弱的样子,笑眯眯的把自己送上师范代的宝座,你以为我好受吗?

  “所以我练了新当流,因为这更适合我,也更强!只要能赢,什么流派重要吗?历史上那些开创了自己流派的大能,不也经常博采众家之长吗?”

  和马不知道自己高涨的情绪有没有给自己加上BUFF,他没空去看,只想一吐为快。

  “你整天在这里嚷嚷,不让卖道场,可是你有提出什么能解决我们现在资金困境的方案吗?没有!

  “你整天说要我去收学生,可是这道场连拿到免许皆传的师父都没有一个,按理说,我们连开道场的资格都没有!幸亏现在剑道协会早就不执行那些规章了!”

  千代子终于憋出来一句反驳:“免许皆传可以去找理心流的其他师父拿……”

  “要多久才能拿到?在拿到之前,就算极道不找上门,我们如果有人生病了怎么办?谁出钱来治呢?”

  “这……”

  “当然,现在打工工资很高,可是我去打工的话,就要推掉剑道部的活动,所以为了守护你的剑道,我就应该放弃剑道去打工,对吗?”

  千代子几次欲言又止,嘴巴一开一合,像是被抛上岸之后缺氧的鱼。

  和马看见她头顶的词条迅速暗淡下去,连那火焰特效也渐渐消失了。

  紧接着,就在和马的注视下,词条变了。

  词条的颜色从火红变成了深蓝,和下午和马在那几个被震慑的流氓头上看到的负面状态是一个颜色。

  词条的内容也变成了“俗世纷扰”。

  和马进一步在词条上投注注意力,一样会有说明文字展开在他视野里。

  之前“孤高的决意”的说明是“决心展示全部的本领,不再隐藏实力,即使让哥哥难堪也要守护珍贵的记忆”,而现在“俗世纷扰”的说明则是“在哥哥的质问下陷入了自我怀疑”。

  ——我懂了,要变强就得有孤注一掷的魄力,就得放弃一些东西。

  桐生千代子,终究还是纯度不足。

  和马深呼吸。

  ——SA,千代子哟,就让你见识下,为兄要卖掉道场,拥抱大时代,走向飞黄腾达的决意吧!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