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牛小说网 > 我在东京教剑道 > 018 白鸟和高山
字体:      护眼 关灯

018 白鸟和高山

  和马其实没办法识别警察手册的真伪。

  但是他的外挂让他可以清楚的看见,眼前这大叔是示现流15的高手。

  和马现在经过几波实战,对自己这个金手指已经有了相当多的了解,示现流15应该已经是相当厉害的高手了,至少打他穿越前的师父长谷川雅人没啥问题。

  示现流高手就算不是警察,一般也和警察关系匪浅。

  眼前的人是真警官的可能性极高。做出这样的判断后,和马说:“警官先生,我们只是普通的高中生,不知道有什么可以帮您吗?”

  警官眯着眼睛打量和马和千代子,悠然道:“普通高中生可不会大白天背着竹刀进入住友建设的本部大厦。我们刚刚还在担心待会会不会有人被从楼上破窗扔下来。”

  和马抬头看了看头顶,住友建设的本部大楼不算太高,但也有十五层,在楼下仰望挺有压迫感的。

  这时候千代子开口道:“这听起来像是电影情节,从十五层被扔下来什么的,感觉主演应该是高仓健。”

  和马笑出声,现在是1980年,日本电影黄金时代,高仓健火得不要不要的,尤其是他主演的那部《越过一条愤怒的河》,可谓现象级大片。

  再过五年,这部现象级电影,会以《追捕》这个名字,漂洋过海,在海那边的神州大地再次掀起巨大的热潮。

  片里最出名的场景之一,就是反派用药操纵主人公跳楼,并且诞生了日本影史名台词。

  和马这时候顺势说出了那句名台词:“杜丘,你看,多么蓝的天啊……走过去,溶化在那蓝天里。”

  警察回头看了眼站在稍远地方的他的搭档,也笑了。

  和马看到那搭档是示现流7,战斗力大致和自己差不多,便判断这眼前这位是这个组合中的头。

  当然眼前这位刑警看起来也更老一些,所以应该是常见的新老搭配组合。

  “我们是为了自家道场的事情来住友建设。”和马开始说明情况。

  简单的说明之后,一直站在靠后的位置的年轻一些的刑警叹了口气:“你们也不容易啊。看起来也不像是和我们调查的事情有关的样子……”

  主动上来搭话的老刑警打断年轻人:“别这么说嘛,高山君,有时候突破点,就是从看似不相关的地方找到的。两位,怎么称呼啊?”

  “呃,桐生和马,这是我妹妹千代子。”

  “桐生君,你们如果听到什么奇怪的消息,或者可能和犯罪行为有关的消息,请打这个号码。”

  老刑警递出一张名片,但是名片上没有名字职位这些东西,只有一个电话号码。

  “什么情报都行,拜托了。”

  这时候千代子忍不住开口道:“住友建设和极道勾结,这算不算犯罪行为?”

  “你们有实证吗?”老刑警反问。

  “实证?我们就是实证啊,我们可以出庭作证……”千代子来劲了,立刻毛遂自荐到。

  然而老刑警摇摇头:“这没用,甚至不用那些价格贵到吓死人的大律师出手,住友建设自己的法务,就能把你们这种证人的证言无效化。你们要证明住友建设和暴力犯罪团有关联,至少得有录音才行,录到他们密谋时的对话。”

  “怎么这样,我们上哪儿弄这种录音去?”千代子大惊,看起来这个瞬间她对日本社会的认知又深了一层。

  老刑警露出无奈的笑容:“就是这样啊。总之,拜托了,不管听到什么,只要觉得可能和犯罪有关,就打这个电话。我的意思是,除了他们勾结极道强买强卖这点之外。”

  看老刑警准备退场了,和马开口了:“我们能有什么好处呢?”

  这是最关键的。

  和马现在很确定,这俩刑警在调查什么重大犯罪行为——而且不是和极道勾结这种程度的犯罪行为。

  这个年代的日本建筑公司,不和极道勾结的才是异类,根本混不开的。

  这俩刑警肯定不是为了和极道勾结这种事才守在住友建设门口,肯定有什么更加严重的罪行。

  但是刑警不开口,和马觉得也不好直接问,所以就转而问能有什么奖励。

  俩刑警反而一脸奇怪的看着和马,老刑警开口道:“你们不是深受极道的困扰吗?这种时候如果和刑警很熟的话,多少能让极道有所收敛不是吗?”

  ——咦,有道理啊。

  不过这里毕竟是日本,刑警要受到一大堆繁琐程序的制约,对极道的威慑大概没有和马上辈子熟悉的“民警”们大。

  “我们如果听到什么可疑的事情,会向两位报告的。”和马想两人保证到,“现在时候不早了,我们先告辞。”

  然后和马拉着千代子向两位刑警鞠躬,正要转身,老刑警突然说:“我劝你一句,不要想着用你的剑道功夫,来对抗极道。他们可是穷凶极恶之徒,其中不乏高手。而且,剑道也好,柔道也罢,如果你把武道当作单纯的技术,那肯定是要吃亏的。

  “极道之人有些可能技术确实不如你,但是真打起来,你恐怕占不到便宜。”

  和马一听就懂,老刑警这是在拐弯抹角的提醒和马,“心技一体”可不是老生常谈时的故弄玄虚。

  强大的意志和心灵,真的能作用在武道之上。

  虽然和马已经通过外挂知道这件事了,但是他还是毕恭毕敬的对刑警行礼道谢:“感谢提点。”

  老刑警盯着和马看了几秒,忽然又说:“态度不错,那我再给你一个建议,真要和极道动手,切记,不要杀人。只要不杀人,警察就会站在你们这边。哪怕你把几十个上百个极道打成残疾,只要没出人命,法律就不会找你的麻烦。”

  和马用了一秒钟来判断这个建议的真实性,最后他认为这老刑警应该不会在这件事上诓他。

  上辈子的日本是什么情况,和马不清楚,这辈子这个日本,警察和司法系统应该真的会在不出人命的情况下对极道人士不管不问。

  “我记住了。”和马严肃的回答,然后拉着千代子离开了。

  **

  桐生兄妹离开后,高山刑警问道:“白鸟前辈,真的有必要拉住这两个孩子吗?我们是来调查凶杀案的,又不是来处理有组织犯罪和经济犯罪……”

  白鸟刑警摸了摸自己已经开始出现银丝的头发,说:“我们和这俩孩子搭过话,住友建设的前台都看在眼里,他们会向上报告的。

  “这样一来,他们的迁移部应该就不敢太过分,毕竟他们不知道我们是来搜查什么的。虽然没办法提供更多帮助,但能让他们收敛一点总是好的。这是公德啊,懂吗?说不定什么时候,这一点点善意,就会产生回报。”

  “哦,这样啊……不过,白鸟前辈,您真的觉得那孩子,能把几十上百个极道打成残疾?”

  “别傻了,怎么可能?”白鸟刑警瞪了高山刑警一眼。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