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牛小说网 > 我在东京教剑道 > 090 我的回合,多诺!
字体:      护眼 关灯

090 我的回合,多诺!

  这天晚上,和马总有种预感,觉得日南里菜会来夜袭,所以他拿了啤酒在房间里等她来。

  当然也不能干等着,所以和马坐在窗台上,沐浴着月光喝啤酒——多亏了住友建设那位专务的恩赐,和马这破房子在晴朗的夜晚哪儿都能照到月光。

  喝了半罐之后,和马终于听见门外的动静,于是直接开口:“谁啊?”

  外面的动静一下子停了。

  一秒钟后,日南喵了一声。

  “哪儿来的野猫啊,吵死了。”和马说。

  他本来想说“哪儿来的野猫叫*”,但是可能会被误解,所以改了。

  日南里菜喵声喵气的说:“是无家可归的野猫哟,来给恩人报恩了。”

  和马笑了:“我只听说过鹤的报恩,狐狸的报恩,猫报恩还是第一次听。”

  鹤跟狐狸报恩都是日本民俗传说里就有的,猫的报恩的说啊其实相对没那么常见,是后来吉普力那个动画火了之后,才和那首《幻化作风》一起广为流传。

  日南在外面用细细的声线问:“恩公你开门呀,给你好康的,福利多多哟。”

  和马:“我先确认一下,你的皮毛还在身上吧?别一开门给我递上一个血淋淋的皮套子说我把我的毛皮自己剥下来送给恩公你了。你是猫,你的毛皮不珍贵的。”

  日南里菜的小声从拉门另一边传来:“哈哈……皮在身上呢,恩公放心吧。”

  “那进来吧。”

  然后日南里菜拉开门。

  她一身连体式的竞速泳衣,好身材凸显无疑。

  和马也是见惯了大场面的人,而且日南的泳装他每年夏天都要见几次,早就不稀奇了。

  所以他淡定的评价道:“这是今年新买的泳装吧?你居然穿连体式,挺意外的。明明你的肚子曲线还挺好看的。”

  桐生道场的女人因为都练剑道,大多有腹肌,保奈美和美加子不明显,但仔细看也是有的。

  日南里菜是桐生道场唯二的腹部曲线比较优美比较女性化的人,另一个是玉藻。

  今年夏天看不到日南里菜的腹部曲线,和马还是挺遗憾的。

  日南一脸无语:“别人都关注我的胸肌,你怎么盯着肚子看啊?你的关注点是不是有点不对劲啊!”

  “我们家浮夸的胸肌太多了啊,别的不说,千代子就整天在我跟前晃,我都跟她说了多少次了,哥哥也是男人,让她注意点。你猜她说啥?她说我们到十四岁还一起洗澡呢,有什么好介意的。”

  日南:“你们十四岁还一起洗澡啊?这也太过分了。”

  “千代子那个时候在学校被霸凌了,所以在家里变得特别粘人,可能是为了获得安全感吧。”和马又喝了口酒,然后拿起窗台上没开罐的啤酒扔给日南,“来都来了,陪我喝一会儿吧。”

  “我今天刚从酒会回来也,是想继续灌醉我好做那种事情?”日南笑嘻嘻的说。

  “不可能啦,只是就这么把你赶走好像又太不讲情面,就这样了。喝完酒老老实实回自己房睡觉。”

  日南笑了,跑到窗框另一头,跟和马相对而坐。

  她的坐姿不知道是故意的还是习惯成自然,很好的凸显出她的体态,加上这件泳衣,那是相当的婀娜多姿。

  要不是和马早就是久经考验的战士,只怕会立刻支帐篷。

  日南:“师父你真是奇怪,我这样的美女穿着泳装夜里进你的房间,你只让我陪着喝酒。”

  “我早就说了,一切事物都要讲次序。你上了大学之后一直忙着学校生活,连来我这里都变少了,现在突然投怀送抱,我当然不可能接受。”

  日南喝了口酒,抬头看着月亮:“视野真开阔啊。”

  “毕竟是住友建设的高层亲自保证的不会影响我们这的采光啊。”

  日南里菜轻笑起来,这笑声如字面一样银铃一样。

  笑完她说:“我一直觉得,和马你和我很远。你看高中时代,我比你小所以在不同的年级,你修学旅行的时候遇到炸弹魔和人质事件,我却在东京上着课,甚至都不知道你们遇到事了,后来看新闻才知道。

  “那时候我还叫你前辈,你就是个远在云端的存在,是个美好的憧憬。

  “在道场的时候,其实有点自卑的,和我在学校截然不同。

  “我在学校里自信又强势,毕竟是学生会长嘛,还是平面模特,将来有可能走上偶像道路的人。

  “但是在道场,我什么都排不上号,我得意的专长在这里不值一提,就连漂亮这个我一直以来最自傲的武器,都派不上用场。

  “师父你就像海市蜃楼,看着美好,近在咫尺,但是又遥不可及。

  “我在道场投怀送抱,只是相当于摸奖,买彩票那样的心态,想着万一你那天比较饥渴呢?”

  和马打断日南的话:“等一下,你这个出发点就错了,听起来像是你本来就像被我*一样。”

  “我本来就想啊,我啊,到现在还是未开封状态呢,但是我在学校是玩得很开的*子的人设啊,我也想实践一波,看看到底怎么回事啊!”

  和马都惊了:“你……还……”

  “还不都怪你!我本来都准备枕营业了,你给我拉回来了,结果现在我都成剩女——剩下的女人好吗!”

  和马挠挠头:“这也没那么奇怪吧,千代子也是啊。”

  “小千那是遇到了木头,那又不一样。”日南忽然一副想到什么好主意的表情,盯着和马窃笑起来。

  和马不知道她又想到什么鬼主意,总之先摆出戒备的态势。

  日南娇嗔道:“我这样一直当纯情*子也不是个事啊,要不找个看着还不错的男生体验一把好了。怎么样,师父你允许吗?”

  和马现在说不允许,那日南里菜就有了口实,说允许吧,又违背自己本心。

  这个瞬间和马体会到了作为男性的贪婪与可悲。

  日南里菜笑得更开心了,继续逼问道:“说呀!好不好嘛!”

  和马犹豫了一下,决定战胜那个可悲的自己,鼓励日南里菜勇敢的去追寻真爱——这要是小说里,作者要被骂死了。

  可就在这个刹那,日南里菜说:“其实我都懂了!和马你的表情就是回答!嘻嘻嘻,果然我高田警部是我的福星啊,遇到他我也开始获得女主角的地位了。”

  和马正想说“不是这样,你大方去追寻真爱,师父我支持你”,日南里菜直接冷不防就吻上来,堵住了他的嘴巴。

  和马正想推开她,但是她自己拉开了距离。

  “别说出来呀,那样我不就太可怜了吗?”她盯着和马,表情有点哀伤,“你把话说出来,海市蜃楼就真的只是海市蜃楼了。”

  和马想伸手去抚摸她的脸颊,但是最后却落在她头上,轻轻揉着她头发。

  这个瞬间,和马忽然想起不知道谁告诉他的小知识点:漂亮女孩子护理头发都很花功夫,不会轻易允许别人动自己头发的。

  月光落在日南里菜身上,给她镀上一层银辉。

  竞速泳衣勾勒出的身体曲线,婀娜妩媚。

  日南轻声问:“我也可以,去追寻海市蜃楼吗?”

  和马:“海市蜃楼是一种光的折射现象,它一定是地上实际存在的景色。只要去找,总能找到。”

  日南楞了一下,然后笑出声:“师父你这一句的开头,我还以为你要装傻搪塞过去了。”

  “我什么时候装傻搪塞了。”

  “你明明就有!装作不解风情不懂我的暗示,这样的做法你要多少有多少!”

  “你自己都说了,你是摸奖的心态过来试一试,我当然不可能回应你啦。你看保奈美,就非常认真,所以我也必须认真的回应她。”

  “原来保奈美真的已经本垒了啊,我还以为是晴琉牵强附会呢。”

  和马打了个马虎眼:“已经发生的事情没什么不好认的。但是,你记住了,追寻海市蜃楼,有可能最终一无所获,还有可能会遇到危险,暴毙在沙漠里,就算这样你也还要去追寻海市蜃楼吗?”

  日南里菜没有立刻回答,而是认真的思考了一下,然后对和马露出灿烂的笑容:“我要去。我跟保奈美学姐聊过这方面的事情来着,当时我问她,说玉藻优势这么大,她还这么执着的喜欢师父,最后不会竹篮打水一场空吗?

  “她回答说:‘就算最后没有抵达我想到的那个终点站,但这一路上我看到的美丽风光也值回票价啦。’

  “那时候我不能赞同她的说法,我觉得恋爱就是要有奔着结果去。但是……”

  日南里菜忽然停下来,摸了摸刚刚被和马摸过的头顶,笑道:“师父你刚刚是想摸我脸的吧?但是摸头也不错了,以前师父你绝对不会动手碰我的,嘿嘿。

  “今晚强吻了师父,还被摸了头,在月光下说了缠绵的情话,今晚一定能做个美梦。这风景,还不赖,我有点能理解保奈美的想法了。”

  和马:“那就祝你今晚好梦吧。”

  “诶?你这就赶我走了?别啊,我啤酒才喝了一半呢。”

  和马:“那你坐着喝完。”

  日南里菜向后靠坐在窗框上,抬头看着月亮。

  “今晚月色真美。”她说。

  和马:“你是单纯的称赞月色,还是在用日本人的方式表达对我的爱意?”

  “我就不能两者都有吗?”

  说着日南里菜还轻轻踢了和马一脚,光溜溜的脚丫在和马的腿毛上蹭了一下。

  她虽然人是标准的御姐,但这小脚却有着嫩得像晴琉的脚一样。

  然后日南里菜又抬头看着月亮,笑道:“所以,我从今天开始,正式加入追求师父的行列,今天是个值得纪念的日子,我要一醉方休,然后让师父你把我搬上楼去!”

  和马:“怎么,不摸奖了?”

  “不摸了!今天开始是真剑胜负!摸奖不用担心失败,没有心理负担,是挺好的,但是那不能称之为恋爱,果然恋爱还是要酸酸甜甜的才对味啊。”

  说完日南里菜又用脚踹了和马的腿一下。

  “嘻嘻,腿毛摸起来感觉毛茸茸的,好有趣。”她说,然后一脸顽皮笑容,用左脚蹭起和马大毛腿。

  和马这个瞬间被拉开了新世界的大门:被穿着竞速泳衣的美少女做这种事,还——挺愉快的。

  然后他很愉快的展示了自己自己的腿法,用仿佛香港电影里斗腿功的动作,把日南里菜的腿给限制住了。

  日南笑得很大声:“这是什么啊!不要对我用格斗技啊!我只是想感受下脚底被扎的感觉啊。”

  “那我去拿我刷鞋的刷子,让你好好被扎一下。”

  “不要呀!我细皮嫩肉的,会出事的!”

  和马已经站起来,去拿了鞋刷一脸坏笑的过来了。

  日南很配合的发出惊呼,就在这个刹那,千代子猛的打开门,怒吼道:“吵死啦!我不管你们说情话还是**,都给我小声点!还有,晴琉你别在天花板上挂着了,刚刚你说出老哥跟保奈美的细节的时候,我就知道你肯定在偷看!我家隔音哪有那么差,还能让你知道细节!”

  话音落下,天花板上一块板子移开了。

  和马这个老房子,虽然有二层,但是二层只有一层一半大,所以一层大部分的顶上都存在和山墙屋顶之间的空隙。

  日本忍者一般就喜欢躲在这种空隙里。

  晴琉从房顶翻出来,挂在横梁上,然后伸手把刚刚打开的房顶盖好,这才落到地上。

  她对和马竖起大拇指,用罪行说了句“加油”,然后缩着脖子走向千代子。

  千代子跟老妈子一样,上来拧住晴琉的耳朵:“你啊!到这边来,我要好好教育你一下!”

  “轻点啊,千代子,这样下去我要变成精灵了。”晴琉发出悲鸣。

  “那不正好吗?你最近不是看罗德岛战记很起劲吗?”

  水野良的罗德岛战记已经开始出了,和马一期不落全买了,只是没想到晴琉也是忠实读者。

  等千代子关上门,和马跟日南对视了一眼。

  日南说:“千代子会不会是故意的?觉得我没资格成为她的预备嫂子,就过来搞破坏?”

  “不可能,我妹妹没那么坏心眼,而且她要反对,肯定直接说。”和马晃了晃手里的酒罐,发现还有不少,便对日南说,“来,陪我喝完这杯,早点睡吧。”

  日南点了点,忽然又笑了起来:“你觉得现在玉藻前辈是醒着还是睡着了?”

  “她啊,肯定睡熟了。她可是古代人,觉得三妻四妾理所当然的,根本不在意这些。”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