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四章_福气满满小农女
飞牛小说网 > 福气满满小农女 > 第四十四章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四十四章

  那些孩子看着她吃了自己的肉,忍着身上的疼痛,各个都敢怒不敢言。

  有大盆肉的诱惑,这次李嬷嬷没骂多久就把这群孩子给打发了,骂骂咧咧的让他们滚后,自己又开始吃了起来。

  大河他们出来后怎么可能甘心,但是却也无能为力,只能低着头往前走,没想到居然遇见了金美玉。

  金美玉看就连小黑娃的脸上都有痕迹,当下怒了。

  “谁干的!”

  可能是这段时间金美玉做的事情在他们面前竖立了长辈的威信,原本只是心疼那些肉的他们,忽然间就鼻子一酸,心里升起了委屈。

  大河深吸一口气,手往身后一指,直接就开了口。

  “是李嬷嬷,她抢了我们的肉,还经常打我们,骂我们。”

  金美玉不认识李嬷嬷,但是不妨碍她能猜到李嬷嬷的身份。

  “她经常打你们?为什么要打你们骂你们。”

  问完,金美玉也不需要这些孩子回答,气冲冲的转身往回走。

  “跟上!反了天了她!”

  孩子们不知道金美玉想干啥,但是都很听话的跟了上去,并且心中隐隐有所期待

  金美玉气冲冲的奔着村长家去,临近了,孩子们也知道了她的打算。

  “没用的,村站管不管这事。”

  金美玉站住回头,看向大河。

  “他为什么不管?”

  大河的眼睛红红的沉默了一会儿后,他还是说了。

  “可能村长也觉得是我们命硬,克死了亲朋,觉得我们就应该被严厉的‘管教’,这才能洗去身上的罪孽吧。”

  大河说的很平静,但是金美玉却深吸一口气,心中的火气在上一层。

  她就不信,村长真的不管这事!

  金美玉啥也没说,转身继续往村长家走,还没到村长家呢,金美玉在半道上就遇见了村长。

  老村长拄着拐棍拿着烟斗,好像是想坐下休息,眼睛一抬看见金美玉气势汹汹的过来,身后还带了一群孩子,眼皮子一耷拉,没打算离她。

  金美玉是他不想搭理,就不能搭理的吗?

  金美玉直接冲到了老村长跟前,手一指她身后的那些孩子,直接质问道。

  “你管不管!”

  老村长抬眼看了一眼那群孩子,神情冷漠。

  “管什么管?祖祠有嬷嬷,我管什么。”

  金美玉是真没想到,老村长居然会说这样的话。

  “好,你不管是吧,成,既然你不管,那我就要去告诉我爹爹,让他去打人了!”

  老村长摆弄烟斗的动作一顿,想了想金良顺疼闺女的性子,觉得他还真可能去打人,这可就不好了。

  “闹什么闹,祖祠里的嬷嬷都是可怜人,你这是在胡闹!”

  “我胡闹什么,她抢了我的肉盆,满满一盆肉,我让我爹打一顿都是轻的!”

  “肉?”

  “对!肉!我雇佣了这些孩子让他们给我煮肉,我准备做一些给小六吃的肉干,梅雨季要到了,我要给小六准备口粮!但是那人,抢了我的肉,满满一大盆肉,既然你不管,那就等着我爹回来吧!”

  如果是祖祠里的那些孩子,老村长可能并不会管。

  毕竟谁家没有打骂过孩子,偏心眼的更不在少数,金美玉不就是被家里偏心的那一个吗?

  既然把孩子给那些寡妇养了,这些孩子就是那些寡妇的,归她们教导了,他一个老村长,可管不了别人管教孩子。

  但是,如果这事情变成祖祠里的嬷嬷抢了金美玉的肉,那事情的性子就变成两家人的矛盾了。

  老村长问。

  “你确定?”

  “我确定,她说不准这会儿还在吃呢!”

  “金美玉,我和你说,平白诬陷人,就算你爹回来了,你也是要受罚的。”

  金美玉一点头,谎话张口就来。

  “那盆肉要不是我的,难道还是这些孩子的吗?他们哪儿能弄来那么多肉!”

  既然金美玉确认肉是她的,并且真的有一大盆肉,那这件事情他就不能放着不管了。

  拄着拐杖站起身来,老村长就打算去祖祠看看,金美玉提醒。

  “老村长你最好找些人,否则要是那嬷嬷耍赖,撕扯起来,你可指望不上我。”

  老村长没搭理金美玉,这种事情他可比她熟,根本不用她提醒。

  金美玉等老村长走出十几步远后,才悄声和身边的孩子们解释。

  “这事要钉死在,那肉是我的上。我们先想办法把她弄走,争取避免损失。”

  听到解释的孩子们都点了头,这些孩子眼中全都是跃跃欲试的光。

  离得太远终究不好,说完后金美玉就带着孩子追上了老村长。

  别看老村长拄着拐棍,实际上他身体好着呢,脚步很快,路上遇见坐在院子里的大娘,便直接招呼她们一起。

  嬷嬷们毕竟是寡妇,让青壮上肯定不合适,只能招呼在家的女人一起。

  被召集过来,她们难免好奇,没等她们问呢,金美玉就开始说了。

  “我雇佣祖祠里的这些孩子帮我煮肉,我准备多囤一些可以直接吃的肉干给小六度过梅雨季,却不想那祖祠里的嬷嬷拳打脚踢的抢了我的肉,你们看看这些孩子,都是那人抢我肉的证据!”

  这些大娘看了一眼这些孩子,这些孩子身上的伤十分明显,但是她们的注意力却不在这些孩子身上。

  “你煮肉了?你哪来的肉?”

  金美玉一扬小下巴。

  “当然是山上来的肉,小六打来的口粮。”

  几个大娘听了,羡慕的要命,当然了,更多的是觉得金美玉败家。

  “那好好的肉,给了畜生吃可惜了。”

  “可惜什么,给小六吃肉,日后它长的壮壮的,今儿它能打来肉给我,日后等它长大了,它就能带来更大的肉给我。”

  大娘们想想,也觉得有些道理。

  “这狼崽子果然是狼崽子,狗可比不了。”

  有那务实的,还插了一句。

  “我们可是帮着你去要肉的,要来了肉,你可要给我们分一些。”

  “你们可不是来帮我的。我去和村长告状,他要是不管我就找我爹打人了,老村长是想免于那抢东西的贼一顿打,这才叫了你们,和我有什么关系。”

  大娘们有些不乐意。

  “怎么和你没关系,我们可都是为了你,那肉与其便宜了其他人,还不如给我们分一分……”

  “我的东西为什么要给你们,你们是过不下去了吗?更何况,我找村长的目的就是为了那一盆肉,等把那盆肉要回来了,还要分出去,那我何苦呢?还不如告诉爹爹和哥哥们,让他们一天三遍的打她出顿气呢。”

  “胡闹!”老村长听不得金美玉这种话,呵斥了一句,但是金美玉根本不带怕的。

  “胡闹什么胡闹,抢我东西还有理了,那么一大盆肉,换成别的村子别的人,别说是打一顿了,见一次打一次都不为过!”

  这年头,偷东西抢东西的,只要是被当事人抓着了,打一顿都是轻的,打死都没人管。

  老村长冷哼一声,却没再说反驳的话。

  不过老村长的不满意几乎要溢出来了,几个大娘不比金美玉,当下就不敢在出声和金美玉讨要肉食了。

  他们到了祖祠,门是关着的,老村长伸手推了推,直接就给推开了,门上并没上锁。

  等开了这门,淡淡的肉香味就传了出来,老村长还好,那些跟过来的大娘们一个个的都吸着鼻子,眼里全是光。

  闻到这味道,老村长便信了金美玉七成了。

  “去把那不争气的东西抓出来!”

  老村长一跺拐棍,其他几个大娘连忙冲了出去。

  那是肉味,农家人一年到头也很少能吃着肉,这股肉味太勾人了!

  一冲进去,便是一阵鸡飞狗跳,里面传来了一阵尖叫,只是他们等了好一会儿,那些大娘才拉扯着李嬷嬷出来,最后出来的那人手里端着盆,一出来就嚷嚷。

  “看啊,村长,她把肉都吃了!”

  李嬷嬷被拉扯着不服气,恶狠狠的看着这些人。

  “你们吃了!你们冲进来抢我的肉!村长她们抢我的肉!”

  大娘们中有心虚的,不过那那盆的直接就反驳了。

  “谁抢你的肉了,我们所有人都看的真真的,就是你把肉吃完的!”

  老村长眼看她们还要吵,当下一跺拐棍。

  “闭嘴!都安静!”

  老村长还是很有威信的,他发话后,其他人就不敢在说什么了。

  只是这个时候,金美玉站了出来,一指那盆说。

  “就是那装肉的盆,那些是我的肉,她抢了我的肉吃!”

  李嬷嬷是认识金美玉的,见她说自己抢了她的肉,她也顾不得害怕了,连忙喊冤。

  “没有啊,是那群小……这盆肉是那些孩子孝敬我的,跟我可没关系!”李嬷嬷以为这肉是那些孩子从金美玉那抢来的。

  说来也是,毕竟是一群没爹没妈啥都没有的孩子,怎们可能弄来那么一大盆的肉?

  李嬷嬷恶狠狠的瞪向大河他们,他们被打怕了,下意识的往后缩去。

  被拉扯着的李嬷嬷张嘴就想骂,却被金美玉接了胡,没给她骂人的机会。

  “瞎说!那肉是我雇佣这些孩子煮的,为了给我家小六积攒梅雨季的口粮!是你上来就去抢,还打伤了他们,我来管他们要肉的时候才发现肉被你抢了!”说着,金美玉还一摸腰包,从里面摸出了俩过夜了的煮鸡蛋。

  “看见了吗?我报酬都带着呢,一共十个煮鸡蛋,他们帮我煮肉,柴禾什么的他们出!”

  金美玉拿出来的鸡蛋更是坐实了这份雇佣关心,李嬷嬷的汗都下来了。

  李嬷嬷对祖祠里的孩子能凶狠起来,但是对祖祠外的村里人,她心虚的很。

  毕竟是外姓人,没在村里留下一儿半女,还是死了男人的寡妇,她特别怕被赵家村舍弃。

  “我不知道,那些肉我以为是他们的,是他们,都是他们干的,和我没关系,你管他们要,是他们弄丢了你的肉!”

  “人赃并获,老村长,你说咋办!”

  李嬷嬷不想被赶出去,直接软了腿,跪了下来,哭求到。

  “村长,我不是故意的,这和我没关系,是他们,他们陷害我!我根本不知道这肉不是他们的,肯定是这些畜生想要害我!克父克母的小畜生果然没有心,我一把屎一把尿的把你们养大,你们居然想害我!”

  说着说着,李嬷嬷再次凶狠了起来,瞪着大河他们,好像要扑上来咬他们似得。

  事实上,她已经开始挣扎了,老村长不可能让她过来继续逞凶,但是今儿这事,也算是人赃并获,金美玉一副不肯罢休的样子,老村长也有些头疼。

  “金美玉,你也看见了,她也不是故意的,定是那些孩子没说……”

  “老村长,你要帮着她把肉钱还我吗?”

  “什么肉钱?那肉不是你在山上打的吗?”

  “但是那肉值钱!老村长,我也不占你便宜,我就按猪肉价格,你把肉钱给我补上,这事就算了。你也看见了,那么大一盆,我给的可是冒尖的满满一盆生肉,少说也有二十斤,现在猪肉十五文一斤,你把钱补给我,这事就算了。”

  老村长能出这钱吗?

  当然不可能!

  十五文一斤,二十斤就是三百文,谁家都不可能不明不白的拿出三百文钱出来。

  “美玉,得饶人处且饶人,这肉都吃了……”

  “老族长,身为族长,你要公平,那么一大盆肉,我只算二十斤,多吗?”

  多吗?这还真不好说,毕竟谁也没见过二十斤的肉堆积在一起是啥样的。

  但是金美玉都这么说了,他也就只能当做二十斤不多了。

  眼看老村长不说话了,金美玉转头看向了李嬷嬷。

  “你说不关你的事,但是那肉放在那里,不用想也知道,他们弄不来那么多肉,你瞧见了肉,抢了过来就吃,难道没想过那肉哪来的?”

  李嬷嬷还真没想这事,当时的她满脑子都被那么多肉给占据了,哪儿能想那么多。

  但是金美玉这话,依旧合情合理。

  对啊,那些孩子,身上摸不出一文钱,他们哪儿弄来的那么多肉?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