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 17_老公每天都觉得我在出轨
飞牛小说网 > 老公每天都觉得我在出轨 > chapter 17
字体:      护眼 关灯

chapter 17

  不管能不能行,总要试着和对方沟通,至少要知道对方的年龄、姓名之类,符蝶发挥自己在学校里和很多“小朋友”交流的能力,用温柔大方体贴入微的大姐姐形象一点一点和他沟通。

  “不要担心,这里没有其他的外人,我是你妈妈的好朋友,你还记得自己多大了吗?”

  期间从叶檀那里拿来了零食小饼干,还有一些小孩子爱吃的糖果,一个劲地塞到他的手心里,简直是赤.裸裸的贿赂。

  很快他就沦陷在符蝶制造的温柔里——其实是糖果的收买里,一个一个手指扒拉着数给她们看。

  很好解决嘛。符蝶兴致高涨,等待着他汇报出来的成果。

  叶檀把她拉到一边,低声细语:“蝴蝶,下次能不能不说我是他妈?”

  她真没他那么大的儿子。

  符蝶让她瞅瞅这屋子里的现状:“你把他捡回来,又端屎又端尿,犯了错给他擦屁股,还不够像妈?”

  有道理……回想起被臭小子打碎的那些瓶瓶罐罐,只要他露出可怜巴巴的表情,她就有一种“我的孩子犯了错,我又想教育他,又舍不得”的心态。

  可是她还是要说:“我真没他那么大的儿子。”

  回头说出去,别的人还真以为她有一个成了精的儿子,生长速度堪比身体的脂肪。

  终于,那小子扒拉完手指头,兴高采烈地要展示给她们看。

  符蝶一瞅着那数字,一脸困惑:“什么意思?”

  叶檀也想问他什么意思,毕竟——

  那小子的手指竖了两根出来,一会儿竖出三根,一会儿又变成两根,一会儿又改成三根。

  最后他气恼地抓抓自己的头发,歇斯底里地纠结到底是三还是二。

  这是想告诉她们,他只有两三岁大吗?

  符蝶的嘴角抽了抽,这是她遇到过的最棘手的“来访者”,没办法,只能拍拍叶檀的肩膀,让她好好的放弃,重新选择一个。

  “傻不拉几成这样,真的没法好好沟通了,他才两三岁大,你就千万要放过他,别祸害孩子了啊,节哀顺变吧。”

  叶檀:“……”

  本来符蝶是要留下来陪陪叶檀的,防止这小子又做出什么不轨的举动,但是经过一下午的观察期,符蝶发现,这小子就是一个心智大概真的只有几岁大的孩子,如果他和叶檀之间出了什么事情,一定是叶檀禽兽起来对对方下了手。

  所以符蝶也就禽兽了一回,陪到大晚上之后,接到老公时希明的一通电话之后,打道回府。

  临走前告诉叶檀:“如果还出什么状况,立即电联我,我手机二十四小时为你开机。”

  叶檀点点头,表示知道了,把符蝶一路送到楼下,自己再上楼。

  进门,那小子趁她不在的期间,再度撒丫子和狗爷玩的很欢,一人一狗在地板上几乎扭成一团。

  狗爷的耳朵很敏感,一听到主人回来,立马躺在地上不动,装死,那小子竟然也跟着效仿,躺在地上装木头人。

  两双漂亮的眼睛滴溜溜地乱转,叶檀被这一幕弄得真想对他禽兽一回,比如拿着小戒尺扒开他的裤子,在他鲜嫩肥美的臀部上面狠狠抽上几次……

  他的身材这么好,屁股也一定很翘,很紧致,摸起来特别的弹力十足。

  等等!叶檀赶紧制止自己的浮想联翩,跑到厨房间里,拿了一个大盆,兜了满满的水,一股脑喝了干净。

  晚上睡觉的时候,叶檀模模糊糊梦到一个男人。

  看不清对方的长相,但是对方的皮肤白得能发光,腹部有很结实的腹肌,在他呼吸的时候,会跟着他的身体一起一伏。

  上面还有一些像是花蜜的汗珠,一点点的浮动。

  很快那个男人对她说了什么,叶檀听不清楚,接下来就被他拉起手心,慢慢的,又小心翼翼地在他的腹肌上面游移。

  温热,又有些硬。

  男女的差别如此巨大的被展现,叶檀的手指上像是被播了火种,特别的热。

  “舒服吗?”他凑过来,轻轻在她的下唇上一咬。

  叶檀被咬得心神涣散,点头如捣蒜。

  对方更进一步地想要侵略她似的,将她翻身一压,压到了身下。

  叶檀知道下一步对方会做什么,喊了一声“等等”,但是已经晚了。

  手心里一阵痒痒,叶檀终于从这段不是噩梦但胜似噩梦的环境里脱身,惊了一身冷汗,她宽慰地要摸摸身边狗爷的毛发,长到二十五岁第一次在梦境里面差点贡献出第一次,吓得她准备在接下来的日子里多看一些《马克思主义》《列宁思想》《啊般若波罗蜜多心经》来净化一下饥渴的心灵。

  谁想到手一伸出去,没摸到狗爷柔软的毛发,倒是摸到了一个光溜溜的男人。

  好像是摸到了他的腹肌,和梦里一样,又温热,又硬。

  难怪从刚才开始她在梦里就那么难受,身体感觉被什么压着似的很重,因为那小子正躺在被子外面,大腿压在叶檀的肚子上,一只胳膊也伸出来几乎是搂住叶檀的肩膀。

  “啊啊啊啊啊——”又一声响彻云霄的惊叫,叶檀再次把隔壁的邻居招惹过来。

  这次对方可不好惹,一脸“你不给出交代,别怪我无情”的表情。手里还拿着手机,誓要和叶檀之间磕到底,仿佛分分钟要报警。

  在那小子又光着身板充当背景的情况下,邻居一脸不耐烦地说道:“说了多少次了,年轻人适可而止,适可而止,适可而止,你们大半夜的不要睡觉,你们体力好,我们不行!”

  叶檀连连道了好几次歉,隔壁邻居家的小朋友也跑了出来,比较怕生,但是看到妈妈就扑过去要抱抱。

  “快回家,别看这隔壁的叔叔阿姨耍流氓。”

  最后翻了一个白眼,抱起小孩就走。

  叶檀精神颓废地关上房门,回头,那小子一脸期待地也看着她,大概刚刚邻居家的小孩在面对妈妈时,给了他一些想法。

  叶檀终于知道为什么有些母亲会得产后抑郁症,咬牙切齿地回复:“没奖励!”

  追加一句:“今天不会有,明天不会有,后天也不会有!”

  自己捡回来的男人,跪着也要“养”完。

  第二天一早,整个聆声咨询室的小伙伴,除了叶檀之外,都早早地到齐了。

  范思远把叶檀有可能谈了一个男朋友的事情告诉了纪云,纪云有移动的广播器的称呼,到最后,连前台小姑娘方歆也知道了叶檀很有可能谈了一个男朋友的事情。

  叶檀还没迈进聆声咨询室的大门,方歆的声音已经传了过来:“檀香姐,听说你谈了一个男朋友?”

  正好范思远出来倒水。经过她们,微微停顿了一下。

  叶檀干脆果断地答应道:“是啊。”

  “那檀香姐你藏的可真深。”毕竟在她坦白之前,所有的聆声小伙伴们都完全没看出来她有在谈恋爱的苗头。

  “因为和工作无关嘛。”叶檀刷完卡,也去茶水间给自己泡了一杯咖啡。

  正好撞到了迎门而出的范思远,方歆的大嗓门一直在前台服务区那里追问:“檀香姐,你和你男朋友什么时候认识的,怎么认识的,他帅不帅,多大了?”

  叶檀看了看范思远,对方好像漠不关心的样子,却没有在第一时间离开茶水间,叶檀知道,他就是想听一个结果。

  “认识挺久的了,只不过之前一直在网上聊,没在现实见过面,这次他来找我,我们两个聊的很好,就一拍即合选择在一起了。”

  “想不到檀香姐是这么open的人。”这么快就同居了?

  并不知道自己的顶头大老板也在茶水间,方歆的视线是死角,用认为只有叶檀才能听到的声音说道:“檀香姐,你说他帅,是不是比范总还要帅啊?”

  范思远拿着马克杯的手,又是一顿。

  请收藏本站:https://www.feiniu9.com。飞牛小说网手机版:https://m.feiniu9.com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