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 19_老公每天都觉得我在出轨
飞牛小说网 > 老公每天都觉得我在出轨 > chapter 19
字体:      护眼 关灯

chapter 19

  笔记本的外放里突然又传出来一阵阵大象、狮子、猎豹等等的声音,乍听之下是很正常的风格,但是叶檀没忍住好奇,从厨房里退出来,跑到客厅一看,差点没背过气去。

  电脑由原本的《熊出没》画风,已经不知道在什么样的条件下变成了《动物世界》之交.配大狂欢。

  视频采取的合辑形式,由视频上传者剪辑出每期《动物世界》里动物们交.配的画面,制成的一个新的大长篇。

  叶檀出来的时候,画面中正好播放到一只公的长颈鹿正要往一只母的长颈鹿身上骑。可惜它们的脖子都太长了,让整个交.配的过程显得既漫长又很艰辛。甚至公长颈鹿在好不容易骑上母长颈鹿的时候,因为一时之间没稳住脚跟,最终从母的身上滑倒脱落摔了一个很惨的大跟头。

  叶檀:“……”

  这就叫心急可吃不了热豆腐。

  那小子应该不会关闭弹幕,屏幕上面一溜烟的都是笑疯的评论。

  “翻船了翻船了。”

  “这波车开的不好,我拒绝再上。”

  “可怜见的,脖子这么长,总感觉交.配的时候会不小心打结。”

  “裤子都脱了,就给我看这个。”

  看起来有点好笑,可是叶檀根本笑不出来。

  不管是什么物种的交.配,那都是在告诉他们,什么叫做……爱。

  耳后根红得几乎能滴血,叶檀走到那小子的身边,差点替他先合上笔记本,却见他看得尤其认真,两只眼睛几乎黏着到屏幕上面。

  “为什么不看《熊出没》了?”叶檀忍不住以一个长辈的心态和他说话。

  说完以后又觉得这样不妥,真搞得像他亲妈一样了是怎么回事?

  叶檀尝试换一种风格,依然延续了温柔良性的大姐姐形象:“怎么找到了这个?”

  那小子抬起头,满脸大写的懵逼。

  一分钟之后,叶檀终于决定放弃。

  她早该知道自己不应该对着一个智商为负的“孩子”问这种显得她也智商呈负数的白痴问题,因为即使问了,对方也回答不了。

  不管出于什么原因,什么方法找到了这个视频合辑,总之就是找到了,叶檀想让他暂时看一些画风正常的纯良动画,不喜欢《熊出没》可以,还能再换一个。

  那小子却突然指着画面里的一个物体,满脸呆滞地问她:“这……这个。”

  应该是在问她那个物体是什么玩意儿。

  叶檀随着他指的地方定睛一看,他问的物体不是其他的,而是——

  一只狮子雄伟强壮的某个地方慢慢生机勃发起来,一边咬住母狮子的后颈,防止母狮子乱动,一边趴在母狮子的身上慢慢动作。

  而BGM又是特别性感的《威风堂堂》,一声接一声的“啊~啊~啊~”让叶檀这个成年了整整七年的女人都没法再听下去。

  他指的那玩意儿就是一个雄性的象征。

  谁这么无聊,BGM音乐还配得这么动感?

  忍无可忍,叶檀“啪”的一声把笔记本合上,不许他再看了。

  那小子还有点不理解叶檀的行为,毕竟正看在兴头上,忽然被叶檀这么一整理,接下来画面里会发生什么事都不清楚了。

  追着叶檀要把笔记本拿回来,那小子含含糊糊地说话:“还要……还要……”

  被叶檀一声严厉的“不行”给制止。

  那小子马上被吓得杵在原地,两个字评价叶檀:“凶凶。”

  而且是:“超凶凶。”

  叶檀简直无话可说了好吗……

  她这么温柔的人居然也会有被人说超凶的一天。

  突然觉得自从这小子到她家以后,她家的整个画风都开始变得不正常起来,连平时根本不日天日地的狗爷,也变得好像到了发情期?

  至少,在她刚刚合上给那小子看电视用的笔记本后,就发现狗爷也咬着一个玩具的后颈,在玩具的身上乱折腾来折腾去。

  回到厨房里,叶檀偷偷摸摸地抹了一把辛酸泪,无处可说,只能给了解前因后果的小蝴蝶发了个消息:【蝴蝶啊蝴蝶,我觉得我可能更年期提前了。】

  不,是再这么下去,一定会更年期提前,然后让那小子见识到,什么叫宇宙大爆炸。

  【来呀,快活呀】:【那小子居然趁我不注意的时候看动物之间的毛.片。】

  符蝶的回复则更简单了,一句话——

  【符蝶菲菲】:【孺子可教也,看起来也没傻到无可救药的地步啊。】

  这句话刚发出来没多久就被撤回了,但是原话还是被叶檀看到了,估计是觉得说出来有点不妥。

  叶檀感恩有这样为自己时时刻刻担心的朋友,结果符蝶换了一句话:【你怎么可以给一个孩子看动物爱情动作片?哪怕是动物类的,也是爱情动作片。】

  #@%*!%[email protected]

  叶檀含泪打字:【怎么又成我的锅了?】

  是夜,叶檀进入梦乡。

  可能是白天受到《动物世界》的严重影响,梦里的一切都是各种动物在交.配的场面。

  甲虫,狮子,河马,苍蝇,甚至还有人工帮扶的树袋熊。大家都集中在一起,肉眼可见任何一个角落都有动物在做活塞运动。

  梦里她的角色定位也有点诡异,特别是脖子这一块,变得有点无语的奇怪,好像非常的长。

  甚至有一柱擎天的倾向。

  明显感受到身后有个什么在扒拉着她的身体,温热的,又有点结实,好像是一个男性,对方正反复不断地用他的两个手臂往她的身上顶,嘴里一叠声地说着:“奖……奖励……”

  配合赵忠祥老师沉稳磁性的解说:“春天来了,冰雪消融,万物复苏,又到了交.配的季节……”

  她深呼吸一口气,没忍住想回头看看到底是什么在她背上的心情,当即调转脑袋,嘴唇却立即亲上了一颗正探过来的长颈鹿脑袋。

  都说好奇心会害死猫。她在梦里壮烈牺牲了。

  天快亮的时候,身体被掏空的叶檀一直茫然地看着天花顶。

  自从有过一次那小子和狗爷一起偷溜进她房门,爬上她的床睡觉的记录以后,每晚睡前,叶檀决定要开始养成一种先看看他们两个是不是在客厅的沙发上睡好,再把房间门从内部上了保险的习惯。

  今天也不例外。

  然而噩梦很快即将到达战场——叶檀从床头柜上拿起小闹钟,时间显示早上五点零二分。

  再过三分钟时间,门口将迎来一阵阵抓心挠肺的挠门声狂想曲。

  叶檀趁这三分钟还没有到来,赶紧穿上内衣,换上外套,风风火火地跑到门边,拉开一条缝,门后果然待着一人一狗,都正悄咪咪地用漂亮的眼珠想尽办法打量里面的情况。

  叶檀又一次无话可说:“……”

  她知道,他们饿了。

  而她,竟然总是做着以这个傻男人为主题的很下流的梦,想钻地缝的心情都有了。

  而且还有猎奇版本的——两个人都成了《动物世界》长颈鹿的画风。

  顾着和自己生闷气,叶檀连牙都没来得及刷,脸也没来得及洗,替狗爷先在狗盆里装好了狗粮,又跑到厨房,准备给那小子打两个荷包蛋填填肚子。

  和几天前的状态相比较,那小子如今粘她粘得更紧,除了她的床不给他睡,还有她得外出上班见不到她人以外,其余时间叶檀都必须活动在他的眼皮底下。

  眼下看到叶檀起来帮他忙活早饭,也跟着进入厨房。

  叶檀正往烧开水的锅里打两个鸡蛋,背上忽然一重,接着只感到一双强健有力的臂膀从后面环住她的腰身,那小子的头也轻轻地枕在了她的后颈处。

  如此亲昵的动作,虽然对方极有可能没有意识到这个代表了什么意义,叶檀的身体却突然一麻,吓得她差点把手里的鸡蛋壳也一起扔进锅里。

  有时候她真想弄个明白,这小子是真的傻,还是假的傻。为什么该傻的时候他又不傻,想让他不傻的时候,他又很傻。

  而且,她发现了一件很重要的事。用鼻子仔细闻了闻,叶檀觉得背后的这个傻大个已经开始发臭了,才想起来自从把他捡回来以后,每天只给他用热毛巾擦擦脸,擦擦脚,而这小子似乎不仅不会穿衣服,也不能独立地洗澡。

  狗爷尚且可以扔到宠物店叫店员帮忙洗澡修毛,那么一个八尺男儿呢?

  总不能把他一个人扔进澡堂里,让他自生自灭吧?

  请收藏本站:https://www.feiniu9.com。飞牛小说网手机版:https://m.feiniu9.com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