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 03_老公每天都觉得我在出轨
飞牛小说网 > 老公每天都觉得我在出轨 > chapter 03
字体:      护眼 关灯

chapter 03

  地铁车厢里,大家都沉浸在一天忙碌的工作或者学业结束后,难能可贵可以喘息的时间。有一些在闭眼小憩,有一些则戴着耳机拿手机看着电视,还有一些刷微博、刷小说。

  江湛结束了今天的Y市实地考察。

  合作方的标书在一个月前收到,几家公司都想抢得这块商机的竞争之下,江湛力排众议,毅然决然地选择了Y市这座三线小城市的某个公司。

  公司领导带领一帮登得了台面的下属亲自接待江湛,也是没想到这次他们的公司能够中标。就像是得到了一个亿彩票大奖的喜悦感,一帮人租来了劳斯莱斯还有卡宴等名车停在路边,随意他上哪辆乘坐,同期配备安全驾驶历史强的司机,准备接江湛回他们定下的四星级酒店。

  没办法,这个城市最高级的酒店只有四星。

  公司老总搓了搓手,赔了一个笑脸:“江先生,我已经在本市最好的酒店订好了一个包厢。”

  话音才落,就见江湛摇了摇手:“不用了。”

  公司老总困惑地看了看天色,这到了饭点的时间,江湛又是一个人来,应该没有什么需要立即完成的事情吧?

  倘若这次的合作黄了,那他就……

  公司老总不气馁道:“如果江先生不满意的话,我们可以换一家……”

  “不用了。”还是这样简单的三个字。太阳落下地平线的瞬间就像咸鸭蛋泡进了饭碗里,被公司老总一说,确实是有点饿了。

  但是……

  腕表是一个黑色表盘,黑色表带的造型,里面没有刻录数字用作提醒时间的设备,是一款星球概念机械表。江湛大致从太阳没入地平线时猜测,此时此刻的时间是多少。

  五点四十分左右,腕表显示的时间也是这样没错。江湛有些冷淡道:“明天早上九点,我会在贵公司会议室继续跟踪这次合作的内容。”

  等他走远以后,那个投标公司的下属才敢和老总说话:“这个江先生还真是古怪,到咱们Y市,派人接他他不要,送他回住的酒店,他也不要。而且……”

  这个人欲言又止,生怕老总骂他。最关键的一点,Y市有一个国家一级保护的景区,人文历史丰富,当代墨客也多,属于一个很小清新的城市,要说雾霾,或多或少有,也不至于像这位江先生一样,从头到尾戴着一个如同排毒面罩的黑色口罩吧?

  江湛脚步如飞,终于在半个小时之后成功步行赶上了某趟地铁。坐进那个有些陌生的4号线,江湛忽然接到一通来电。

  是自称为他好兄弟,但他从来都没有承认过的齐匡胤。

  和历史宋朝皇帝赵匡胤差一个姓,可见齐匡胤父母的野心。

  齐匡胤和他很不扎心地寒暄几句,得到江湛的冷漠对待,齐匡胤明白,这是江湛想让他“有屁快放,没事就赶紧退朝”的暗号。

  不好意思,齐匡胤就是想来嘲讽他的,毕竟:“你小子,飞机不敢坐,怕出什么事故,一命就在天上alaka,那也就算了,确实飞机一出事故,全员都会死翘翘,无一生还,但是这TAXI也不敢坐,就怕在路上出了什么车祸,就太小题大做了吧。”

  听到地铁站的提示音,齐匡胤隔靴搔痒地戳他肋骨:“怎么,地铁就敢坐了?”

  江湛冷冷地看一眼手机屏幕,很想将这个类似烦人的橘子一样的角色的来电给掐断。

  齐匡胤继续说道:“你又不是贪生怕死之人,怎么一谈到交通工具就吓得要崩尿跑到裤兜兜里面哦。”

  江湛微挑了眉,终于,总算,发出了一点清冷的声音:“说够了没?”

  齐匡胤还真是吓大毕业的,怕他个熊。

  不过,两个人十几年的革命友谊还是得维系的。

  “伯母让我转告你,好好吃维生素,补充体能,在外地要照顾好自己,早点回来,该适应着坐一些交通工具就试着坐,别累断你的11路这两条腿。他们跟着你这么多年,也够不容易的。哦,记得好好吃饭,十点钟之前就要上床睡觉。”

  齐匡胤仔细想了想,好像没有其他的要交代了,只是:“要带的话就这么多了,你以后主动点告诉伯母,也别老把我当成传话筒了,你再这样叛逆下去,小心我叫《变形计》的栏目组过来,把你收到山沟沟里面过个十天八个月的苦日子。”

  “嘟嘟——”手机直接忙音了。

  齐匡胤差点失手把手机飞出去,这小子,总是好心当驴肝肺,也就像他这样心如磐石一般坚硬的人物,才愿意和他处上十几年的革命友谊。

  听着手机里的那些废话,都没注意坐到哪些站点了。

  江湛抬头寻找线路图的标记,正好下一站的提示音又到了,还好离他所在的酒店还有六、七个站点。

  车辆一停靠,瞬间涌上来一大波下班党和学生党,把江湛从这节车厢立即挤到了另外一节车厢里面。

  其实齐匡胤说错了一点,并不是江湛敢坐地铁,而是比起什么飞机、车辆,地铁的安全性要好一些。也只是好一些。

  交通工具恐惧症之中有十分常见的三种,规划为飞机恐惧症、车辆恐惧症,以及乘船恐惧症。

  在这之内,车辆恐惧症比飞机恐惧症和乘船恐惧症所占比重都要厉害。

  饶是如此,江湛最怕的交通工具还是飞机。听过太多相关报道,飞机失事之后连机体的残骸都有可能找不到,甚至人们会花很多年的时间去找能记载飞机事故原因的黑匣子。

  在新闻里看到相关的报道以后,江湛时常会幻想飞机在高空坠毁,机体半空爆炸身亡,人们在飞机内恐怖尖叫,到处逃窜却无路可退的画面。

  所以这次从自己的城市千里迢迢来到Y市,为了横跨几个省的距离,江湛没少吃苦头。甚至产生了在路上包驴车上路的想法。当然如果驴车能被交警允许上路的话。

  最终还是走了比较稳妥的高铁乘坐路线,时间也不差,一天一夜的时间就到了。

  齐匡胤想说他两个小时飞机就能到的距离,硬生生被他折腾出一天一夜,也是醉醉的,反正江湛也不会听进他的劝。

  可能是刚刚联想到天空、飞机等关键字眼,心脏莫名地就缩紧了一瞬,正好被大波上地铁的人潮拥挤,江湛突发心理不适的状况,一路被推搡到隔壁的车厢。

  大多数人都埋着头做着自己的事,车厢里充斥着大写的冷漠两个字。江湛抓着某个座椅的后背,深呼吸用来稳定心神,谁知垂下眼睑时,正好见到坐在这个位置上的大叔,正拿着他很肮脏龌龊的手,去猥亵一个熟睡的小姑娘。

  好在他来的及时,大叔好像是刚刚动手,小姑娘应该没什么损失。大叔一身的酒臭,让他不禁挑了挑眉。

  那大叔也是识趣的,看到身材高挑的江湛,自知一定打不过对方,立即让开座位,一脸讨好地求他不要告发的表情。

  为了让他听清楚一些,江湛终于扯开一点一天时间都没能摘掉的口罩,口齿清晰地和对方吐露了一个:“滚。”

  大叔差点抱头鼠窜。

  而大叔曾经坐过的位置便空了下来。

  江湛刚才没仔细注意小姑娘的脸,大叔走了以后才发现这小姑娘越看越眼熟,竟然是……

  那个跟踪狂,扫把星。

  他掉头就要走,奈何后面伸来一只脚,正好就踢在他的小腿肚上。

  江湛本来有些胸部发闷,一踢之下立即重心不稳摔进了原来大叔所坐的位置。而熟睡状态中的叶檀压根不知道自己刚刚都做了什么,此刻的脑海里正上演了一出美女英雄勇救帅哥鲜肉的武打戏。

  不知道怎么回事,那个需要获救帅哥的脸有点熟悉,戴着墨镜,戴着口罩,梦里的叶檀感觉自己记性不太好,可是梦又很真实,真实到以为是在现实,她绞尽脑汁想啊想,才总算摸到一点关于对方来历的门路。

  ——好像是那个在地铁里遇到的很不友好的小哥啊。

  被踢的小腿肚隐隐有些发疼,江湛真想捏住那个女人的下巴好好问她是不是故意的,甚至他都怀疑,那个大叔也是叶檀临时安排好的群众演员。

  一旦产生了这种设定,好像变成了既定事实,江湛很想丢开身边的女人,起身离开这个是非之地。肩部竟然感受到一股神奇的力量,江湛偏头一看,眼睁睁看着那个女人的脑袋就这么慢慢地、慢慢地靠了过来,一直无限接近到他的侧颈,在他的肩膀位置安然扎根落户。

  君子动口不动手,他差点就想捏捏她的脸皮,把她捏醒了。

  叶檀在梦里美救帅哥了一番后,那个小哥终于愿意为她露出一个美好的笑容。

  只是这个笑容的代价有点凄厉,对方为了让叶檀看清楚自己笑的模样,摘掉口罩后露出满排的黄土高坡似的大金牙,其中一颗特别招人眼目,算得上绿叶丛中一枝花——竟然还有一颗镶钻的。

  梦里有道声音告诫她,老铁,你要稳住。

  叶檀忽然想起来符蝶说的没错,说不定《火影XX》里面,XX卡卡西的下半张脸也是这么帅气匹敌。

  而这个小哥,竟然还跑过来抱住她。

  江湛很快发现,这个女人不仅睡相难看,反应度低下,被人揩油都不知道,还抱住他让他乱动不了,甚至不知道正在做什么噩梦,一直在发出呜咽的哭声。

  而隔壁一些或坐着,或站着的陌生人,被这个女人的哭声所吸引,齐刷刷地看向江湛,那些充满质疑神色的眼神仿佛在问他,小伙子,你怎么把你女朋友欺负得不要不要的……

  那哭声,真是闻者伤心,听者落泪。

  一直以贵公子形象活跃于商界的江湛,差点没崩住自己想狂喷盐汽水的暴脾气,对那些看热闹不嫌事大的吃瓜路人甲们吐槽一句。

  ——鬼的女朋友,明明是扫把星好吗!

  请知悉本网:https://www.feiniu9.com。飞牛小说网手机版:https://m.feiniu9.com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