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 31_老公每天都觉得我在出轨
飞牛小说网 > 老公每天都觉得我在出轨 > chapter 31
字体:      护眼 关灯

chapter 31

  正文追随隔壁老王的服务器而去了,过一段时间就能正常显示叶檀终于勉强地从床上下来,开门之前特意调整了一下自己面部僵硬的脸,果然门口除了一脸不爽之色的邻居之外,还有那个一脸充满期待的“老男孩”。

  见到叶檀终于把门打开,对方原本失落的表情,就像乌云被拨开,大地重新见到了太阳一样欢欣雀跃。

  还没等叶檀准备好,一个箭步就猛扑了过来,比她家的狗爷见到肉骨头还要积极。

  叶檀一脸苦丧,忙着向邻居解释:“他……他不是我男朋友。”

  那个人上下看了他们两个人一眼,如此亲密的互动,还敢说不是男女朋友的关系,懵谁呢!

  邻居道:“总之你得想办法,好好处理这件事。”

  邻居刻意带了手机出来,在叶檀的面前点点屏幕,告诉她:“现在已经是晚上十点五十二分,明天我家小孩还要上幼儿园,我也要上班,我的老公还有一个重要的会议要开,接下来的每一分钟每一秒钟的时间,我都不想听到来自你家里的任何动静。如果你还想在这里租房子,就得想办法让我不和你的房东联系。”

  那小子还搂着她,一个劲地用发顶暧昧地蹭蹭她。

  叶檀有苦说不出,只好答应下来:“我保证接下来我们家一定会很安静。”

  难得在离公司非常近的地方租住到一个环境清幽,性价比也比较高的房子。如果临时换房子,将会是一场大动干戈的浩劫。叶檀被曾经的搬家行为折腾得血槽尽空,实在是已经懒得挪窝,只要不把一些事情告诉她的房东,一切都好说。

  欢送走隔壁邻居,把身边这位罪魁祸首逮进家门,叶檀没好气地说道:“你到底是真傻还是假傻?”

  这小子一看叶檀离他有一米远的距离了,立马要求抱抱,拼命地往她的怀里扑。

  “等等!”话还没说完,他高大挺拔的身体已经扑了过来,身上的肌肉线条非常的硬朗,一经碰触,手到之处都是有别于女性的男性身体的紧实。

  再次零距离感受到男女有别,对方的身体还是堪比风.骚男模的手感,叶檀的脑海里再次不断地给自己挂上无尽的休止符。

  ——忍住,一定要忍住,千万要忍住!

  把他当成狗爷,对,把他当成狗爷。

  这么一联想之后,果然好了许多。叶檀就假装面前出现的是一个拟人化的哈士奇,他长着一张人脸,有着人类男性完美的身材。

  一个电话铃声打断了他们。叶檀终于从幻想中清醒过来,发现根本不可能将对方当成人脸哈士奇啊!

  接起电话,传来很熟悉的声音,是范思远的。

  “叶檀,那天晚上我说了很多没经过脑子的话,这两天我仔细想,想了很多很多。”

  他沉默了一下,继续说道:“我知道你拒绝我了,但是这次我是认真的……就算你再拒绝我一次也没有关系,我真的很喜欢你。”

  叶檀接电话的时候,本着必须拒绝到底,否则连工作都无法和平共处的心理,准备好好再次让范思远打消那个想法。谁知道一个劲黏糊着她的那小子,不知道从哪里学来的招式,伸出舌头轻轻地在她的耳朵上碰了一下。

  好像把她的耳朵当成了特别美味的糖果,舔完一遍不够,又轻轻咬了一口。

  酥酥麻麻的感觉立即窜遍叶檀的全身,感谢这小子的表演,让叶檀在第二十五年的人生中终于明白了自己的敏感点有可能在哪里。

  她立即不合时宜地“唔”的低吟了一声,电话那头的范思远一听这声音不对,立即变得紧张起来。

  “叶檀,你在做什么?”

  她在做什么?

  现在不是她在做什么,而是要问那臭小子在做什么。

  叶檀被莫名其妙的一招撩得身体一麻,赶紧推开那小子,谁知道那小子就喜欢迎难而上,越是不爱理睬他的,他越是想要拥有。

  最终把叶檀重新扑进怀里,一米八几的大高个将不穿高跟鞋时就只有一米五几的叶檀衬得特别的娇小。

  耳朵边边被他吹了气,仿佛听到了他牙牙学语似的调调:“你……热……帮你……呼呼。”

  这是看她身上发烫,想帮她吹吹降温的意思。

  叶檀算是听明白了,但是究竟是谁让她这么发烫的啊?

  一边应对范思远的“质问”,一边想要哭了,叶檀真的有苦说不出来道:“我刚刚脚趾头撞床脚了,疼得抽气。”

  那么招惹的声音,把脚趾头撞床脚充当成理由说给范思远听,曾经游戏过花丛的范思远显然不会相信:“叶檀,说实话,你真的是脚趾头撞床脚了?”

  ——不然呢?告诉他现在有一个顶级男模一般身材的小鲜肉在她家里,不停地想扑倒她?

  她的一世英名还要不要了?

  “真的是撞床脚了。”再说了,叶檀转念一想,就算是真的被范思远知道了又有什么关系,正好可以借此机会打消范思远的念头。

  叶檀想到这里,突然硬气了起来:“四元,我们两个真的只适合做朋友,我……我有喜欢的人了。”

  范思远在手机那端无奈地笑了笑:“叶檀,如果你是想拒绝我,而编织了这个谎言,那就没有必要了。”

  “我没撒谎。”叶檀有点急了,瞄了一眼一脸呆滞,始终盯着她看的那小子,叶檀干脆豁出去了,“我男朋友现在就在我家!我们已经同居很久了!”

  范思远差点在手机那边崩溃大笑,笑叶檀这个谎话把他们太当成傻子:“叶檀,你一直就是单身一个人,怎么可能会突然多……”

  话还没说完,就听到叶檀在那一头不知道对谁说道:“说话啊,随便说什么,告诉他,你是我男朋友。”

  范思远的手心僵麻了一瞬。半分钟之后,一个略微迟缓的声音说道:“蓝……蓝朋友。”

  “男”字还说错了,说成了“蓝”字。

  范思远绝对有理由相信,叶檀不可能找这么一个讲话大舌头的男人做自己的男朋友,换言之,别开玩笑了,这肯定是临时找来的一个群众演员,或者街坊邻居随便拉来的一个刚过发声期的“小朋友”。

  虽然他不得不承认,以男性的感官来判断,这个人的声音比他低沉性感。

  范思远狠狠握了一下手机,打消自己帮“情敌”说话的念头,对叶檀道:“既然这样,那就带他来见我,不然我不会相信。”

  没办法,杜淑娴总是觉得没办法丢下二儿子不管。可能是因为江湛从小到大都叛逆惯了,越是不让杜淑娴管,杜淑娴越是想问他生活方面的事。江放则相反,时刻扮演着成熟男人的角色,杜淑娴理所应当地认为,孩子大了,思想更成熟的情况下,老大江放是不需要她的照料的。

  江鸿看到这里,哼了一声,更加气那个在外面不知天高地厚,长大了之后翅膀硬了,就开始不把父母放在眼里的老二。

  还是老大好,但是明显,他也知道杜淑娴更偏宠小的多一些。

  甚至有意将自己公司的那份股权在将来全部给江湛继承。

  杜淑娴还准备继续打下去:“……我就是有点担心。”

  “妈,先上楼睡觉吧。”江放过来扶她,微微一按,便将杜淑娴刚要拨通手机按键的拇指制止了。同时如沐春风的微笑已经近在杜淑娴的眼前,让杜淑娴一颗有些躁动的心也顿时平稳下去。

  何况江放还担保地说道:“弟弟的事,交给我就行。您还是上楼先睡一觉,防止休息不好,第二天又头疼。”

  不知道怎么回事,可能是亲兄弟之间的血脉连接,加上两个人年纪相仿,哥哥江放只比弟弟江湛大两岁而已。偶尔,也只是偶尔,江湛会愿意停下脚步听听这位兄长的意见。

  老大江放贴心的举动,令杜淑娴安心了不少。

  杜淑娴无奈地点点头:“也好,就交给你吧。”

  知道和江湛那边处理不好母子关系,这么多年了,虽然不想轻言放弃,然而现实就是这么的残酷。

  杜淑娴叹了一口气,在江鸿的注视下,被扶上一楼。

  江放安顿好母亲之后,重新下楼,在父亲的身边一节副沙发上坐下。

  “梅姨。”他招来家里的保姆。

  梅姨赶紧过来,这么晚了,江放一直有喜欢睡前喝一点什么的习惯。

  有的人是牛奶,有的人是凉白开,有的人是红酒。江放的则很不同,他习惯喝可乐。

  请知悉本网:https://www.feiniu9.com。飞牛小说网手机版:https://m.feiniu9.com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