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 39_老公每天都觉得我在出轨
飞牛小说网 > 老公每天都觉得我在出轨 > chapter 39
字体:      护眼 关灯

chapter 39

  正文追随隔壁老王的服务器而去了,过一段时间就能正常显示

  “不会吧……”目前是初春的季节,凛冬刚刚结束,y市这座小城市属于南方,深冬至初春的这段时节天气比较阴寒,特别是现在大半夜的,不可能有哪个人无聊到光着膀子出来乱晃,叶檀通过这节探出来的手臂可以判断,这个人一定没有穿上身衣服。

  也就是说,她有可能遇到了一些很不好的事情?

  带着沉重的心情,继续拨开阻挡视线的大叶黄杨,大半只胳膊渐渐露出整只手臂的全貌,接着是对方的头、肩膀、小腹,然后再是……

  叶檀的视线忽然一凝,神色颇为凝重,甚至脸上红成了被煮熟的螃蟹,仿佛涂了一层超级红的染料。

  一分钟以后,正在自家卧室里敷面膜的符蝶收到这么一通电话。致电人叶檀。

  “我我我……看见了……好像是一个……”

  “一个什么?”第一次听到叶檀这么结巴地在说话,符蝶拍拍自己的脸,努力让面膜不会因为嘴角的牵动而变形。

  “一个……一个……”

  “一个什么呀?”

  “……”叶檀沉默了数十秒。大概是真的很激动。

  符蝶随口问了一句:“你不会是看到ufo了吧?瞧你那小样,给你激动的。”

  “不是。”终于,叶檀稳定下心神,一个字一个字地说道,“我看到了一个尸体。”

  “哦,尸体啊。”符蝶笑笑,看她的这位好伙伴,都吓傻了,连“尸体”不应该用“一个”的数量词表示,而是用“一具”这么简单的学问都忘了。

  等等,她说“尸体”?

  在电脑前正在直播竞技比赛的时希明,就听到自己老婆在房间里一声很激动地吼:“尸体,你说尸体?你在哪里看到的尸体?你确定你看到的是尸体?!”

  直播状态中,直播间内的粉丝们也听到了时夫人的这声吼,纷纷都很好奇。评论上在说:“时帅帅,我们家的蝶嫂看到了什么呀?”

  时希明刚刚在专心致志地打游戏做直播,也没在意,没头没尾地重复了一遍似乎是关键字的内容:“她说尸体。”

  话音刚落以后,别说整个直播间的评论都被诸如“我的妈啊在哪看到尸体了”、“凶杀现场吗”、“时帅帅,你家里出人命案子了”等等的内容给占领,就说时希明整个人也有点懵逼,他老婆在说看到尸体?

  还管什么直播啊,立马退出直播间,比赛也不问了,被队友们狂喷“你这个大坑货”也不再生气,立马空降到符蝶的面前,竟然看到脸色惨白的符蝶在煲电话。

  哦,不好意思,脸色惨白是因为她在敷面膜。

  “你确定那个人死了?”平时胆子够大的符蝶,这一次也被她说得莫名有点心慌慌。

  说实话叶檀也不是很能确定,但是,拿着树杈子戳了那个人半天,他都没有反应,而且更关键的一点是,这个人他……

  他没穿衣服。

  身上不仅没穿衣服,能够证明他身份的东西统统都没有。

  当然这不是废话吗,都一丝不挂了,身上还能有什么东西揣着。

  这样的画面,叶檀唯一能想到的答案就只有:“估计是死了,看起来怪渗人的,衣服都没留一件,就……就穿了一条四角裤,就算是不小心摔进绿化带的醉汉,也不可能光着身子。”

  怎么办,必须要保持冷静。破案迷情里一般都是这么演的,莫名其妙就在一个废弃的油桶里,或者什么无人居住的小破屋里,发现了一具尸体。

  没想到这种和中超级彩票大奖的几率差不多的事情,也能发生在自己的身上,叶檀简直无**说。

  ——不会真的,这么衰吧。

  看了一眼周围,也没有第二个人经过的迹象。叶檀无法判断这个人是在什么时间,什么情况下,被扔进这里。

  虽然没看到现场,符蝶也在警告着自己,千万让自己冷静:“先报警吧,你最好离那具尸体稍微远一点,警察应该很快就能到,他们肯定会问你一些话,记住,千万不要紧张,就把自己知道的事情全部告诉他们就可以了。我和时希明一会儿就赶到,有特殊情况赶紧电联我。”

  挂断电话,符蝶赶紧扯下自己的面膜,让时希明也别换睡衣了,两个人一起下楼去取车。

  之前没发现天气有点冷,自从代入了这就是一具尸体以后,叶檀的心理压力越来越大,也越来越觉得天气怎么可以冷得和寒冬腊月一样。

  一阵凉风正好吹来,冷得她一个激灵。

  叶檀就算平时自诩自己是一枚标准的女汉子,碰见看到尸体这么严峻的情况,也瞬间变成了小怂包。

  拨打妖妖灵的手指是颤抖的,每一秒钟都过得十分艰难。

  在拨打的过程中,为了防止破坏案发现场,她也不能将那节突出来的手臂塞回去,硬忍着早已壮烈牺牲的心肝们、还有胆的衰竭感,看了一眼那节手臂,在心中操练着该怎么和警察叔叔们对话,她一紧张就发怂,特别是对方光着身子,要是她被当成了女流氓怎么办?

  说实话,对方的手指修长干净,保养甚好,刚才匆匆地一扫,对方脸上的皮肤也很光滑细腻,平时对仪容仪表一定有很强烈的要求。

  不禁有点可惜,这么一个爱干净的男人,却被扒光了扔在这里。对他一定是一个非常大的羞辱。

  “喂,你好。”电话终于接通了,叶檀听到一个亲切和蔼的女声,对方在问她有什么需要帮助的地方,叶檀的视线刻意避开了那节突出来的手臂,拢着嘴尽量小声一点说话,“我要报案,我这里出现一个事故。”

  “什么样的事故?”

  ——杀人事故。

  “杀”字还没说出口,脚腕上却是一凉,叶檀感觉到有什么异物在碰着她,慢慢顺着那股凉,视线一低,往脚腕上一看。

  不看还好,看了之后她连话都不会说了。

  警方那边还在问她:“你好,女士,你那边出现什么情况了?”

  只听到警方的这么一句话,叶檀的手机就随着她脚腕上那只手用力地一拉,一起连同她整个人摔在地上。

  手机被摔坏之前,警方接线员只听到一声:“妈妈,诈尸啦——”接着就“滋啦”一声,听不见声音了。

  接线员试图拨打这个号码,多次显示无人接听,接线员终于气闷地挂断电话。旁边的同事看她脸色不好,问她怎么了,接线员没好气地说道:“又是一个无聊的乱捣蛋的电话,加上这个,这个月都已经一百八十多次了。”

  她几乎有点抓狂:“你就说这些人,无不无聊,意不意外,惊不惊喜?”

  呃……她的同事给她递了一杯水,让她好好压个惊。

  叶檀心疼地看着自己的手机惨遭非人道的毁灭,操起刚刚戳戳手臂用的小树枝,一个劲地抽在抓住她脚腕的那个人的手臂上。

  “你赔我手机,你赔我手机,你这个臭流氓,你知道我省吃俭用多久才舍得买那部手机的吗?我家狗爷欺负我就算了,连你都要欺负我。赔我手机!”

  猛抽了一阵以后,那只手好像老实了一点,往矮树丛里面缩了缩,但是没过多长时间,还没来得及爬起来跑路的叶檀,又被他两只一起齐上的手抓住一边一只脚腕。

  紧接着,她看到……她看到……

  那只手慢慢地拖着她的脚腕往大叶黄杨里拽。

  不,准确地说,应该是对方借助她小腿肚的力量,顺杆子在往前爬。

  很快她就看到了两条惨白的胳膊,接着是冒出“芽”来的脑门,上面有一个小小的发窝,擦了一头的灰与落叶,那个人渐渐地抬起脸,路灯惨淡的光,配合着幽幽的月色,冷冷清清凄凄惨惨,将他的脸照得更加惨白了。

  然而这张脸,是一张顶好看顶好看的脸,哪怕他很落败地躺在这里,以这样的造型出现,叶檀也不得不服,他的脸是她目前为止见过的最天真无邪的一张脸。双眼里藏了一泓弯弯的泉,勾得叶檀的脸有些火烫得干热。

  他的薄唇微张,眉毛轻轻一拧,显得有点无辜,又有点可怜。

  漫画中走出来的美少年,大概形容的就是这种。

  但是长得再帅,也没法忽略他弄坏她手机的事实,而且现在这个状况是想干什么?错乱的过程中她的鞋子掉了,叶檀拿脚底踢了踢他的脸,借此机会想错开与他的距离。

  对方却捧住她的脚腕,如同得到了如数家珍的宝贝,抱着她的脚心往怀里一贴。

  叶檀被他的这个举动弄得一燥。

  “你松手,你松手呀。”

  这个人是侧躺着的,半个身子已经探了出来,路边的灯光正好照到他的下腹,眼看对方用来风花雪月的传家宝就要再次显露真形,叶檀吓得更加卖力地在他的脸上乱蹬。

  请知悉本网:https://www.feiniu9.com。飞牛小说网手机版:https://m.feiniu9.com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