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 40_老公每天都觉得我在出轨
飞牛小说网 > 老公每天都觉得我在出轨 > chapter 40
字体:      护眼 关灯

chapter 40

  正文追随隔壁老王的服务器而去了,过一段时间就能正常显示

  叶檀:“……”

  这就叫心急可吃不了热豆腐。

  那小子应该不会关闭弹幕,屏幕上面一溜烟的都是笑疯的评论。

  “翻船了翻船了。”

  “这波车开的不好,我拒绝再上。”

  “可怜见的,脖子这么长,总感觉交配的时候会不小心打结。”

  “裤子都脱了,就给我看这个。”

  看起来有点好笑,可是叶檀根本笑不出来。

  不管是什么物种的交配,那都是在告诉他们,什么叫做……爱。

  耳后根红得几乎能滴血,叶檀走到那小子的身边,差点替他先合上笔记本,却见他看得尤其认真,两只眼睛几乎黏着到屏幕上面。

  “为什么不看《熊出没》了?”叶檀忍不住以一个长辈的心态和他说话。

  说完以后又觉得这样不妥,真搞得像他亲妈一样了是怎么回事?

  叶檀尝试换一种风格,依然延续了温柔良性的大姐姐形象:“怎么找到了这个?”

  那小子抬起头,满脸大写的懵逼。

  一分钟之后,叶檀终于决定放弃。

  她早该知道自己不应该对着一个智商为负的“孩子”问这种显得她也智商呈负数的白痴问题,因为即使问了,对方也回答不了。

  不管出于什么原因,什么方法找到了这个视频合辑,总之就是找到了,叶檀想让他暂时看一些画风正常的纯良动画,不喜欢《熊出没》可以,还能再换一个。

  那小子却突然指着画面里的一个物体,满脸呆滞地问她:“这……这个。”

  应该是在问她那个物体是什么玩意儿。

  叶檀随着他指的地方定睛一看,他问的物体不是其他的,而是——

  一只狮子雄伟强壮的某个地方慢慢生机勃发起来,一边咬住母狮子的后颈,防止母狮子乱动,一边趴在母狮子的身上慢慢动作。

  而bgm又是特别性感的《威风堂堂》,一声接一声的“啊~啊~啊~”让叶檀这个成年了整整七年的女人都没法再听下去。

  他指的那玩意儿就是一个雄性的象征。

  谁这么无聊,bgm音乐还配得这么动感?

  忍无可忍,叶檀“啪”的一声把笔记本合上,不许他再看了。

  那小子还有点不理解叶檀的行为,毕竟正看在兴头上,忽然被叶檀这么一整理,接下来画面里会发生什么事都不清楚了。

  追着叶檀要把笔记本拿回来,那小子含含糊糊地说话:“还要……还要……”

  被叶檀一声严厉的“不行”给制止。

  那小子马上被吓得杵在原地,两个字评价叶檀:“凶凶。”

  而且是:“超凶凶。”

  叶檀简直无话可说了好吗……

  她这么温柔的人居然也会有被人说超凶的一天。

  突然觉得自从这小子到她家以后,她家的整个画风都开始变得不正常起来,连平时根本不日天日地的狗爷,也变得好像到了发情期?

  至少,在她刚刚合上给那小子看电视用的笔记本后,就发现狗爷也咬着一个玩具的后颈,在玩具的身上乱折腾来折腾去。

  回到厨房里,叶檀偷偷摸摸地抹了一把辛酸泪,无处可说,只能给了解前因后果的小蝴蝶发了个消息:

  不,是再这么下去,一定会更年期提前,然后让那小子见识到,什么叫宇宙大爆炸。

  :

  符蝶的回复则更简单了,一句话——

  :

  这句话刚发出来没多久就被撤回了,但是原话还是被叶檀看到了,估计是觉得说出来有点不妥。

  叶檀感恩有这样为自己时时刻刻担心的朋友,结果符蝶换了一句话:

  #@%*!%[email protected]

  叶檀含泪打字:

  是夜,叶檀进入梦乡。

  可能是白天受到《动物世界》的严重影响,梦里的一切都是各种动物在交配的场面。

  甲虫,狮子,河马,苍蝇,甚至还有人工帮扶的树袋熊。大家都集中在一起,肉眼可见任何一个角落都有动物在做活塞运动。

  梦里她的角色定位也有点诡异,特别是脖子这一块,变得有点无语的奇怪,好像非常的长。

  甚至有一柱擎天的倾向。

  明显感受到身后有个什么在扒拉着她的身体,温热的,又有点结实,好像是一个男性,对方正反复不断地用他的两个手臂往她的身上顶,嘴里一叠声地说着:“奖……奖励……”

  配合赵忠祥老师沉稳磁性的解说:“春天来了,冰雪消融,万物复苏,又到了交配的季节……”

  她深呼吸一口气,没忍住想回头看看到底是什么在她背上的心情,当即调转脑袋,嘴唇却立即亲上了一颗正探过来的长颈鹿脑袋。

  都说好奇心会害死猫。她在梦里壮烈牺牲了。

  天快亮的时候,身体被掏空的叶檀一直茫然地看着天花顶。

  自从有过一次那小子和狗爷一起偷溜进她房门,爬上她的床睡觉的记录以后,每晚睡前,叶檀决定要开始养成一种先看看他们两个是不是在客厅的沙发上睡好,再把房间门从内部上了保险的习惯。

  今天也不例外。

  然而噩梦很快即将到达战场——叶檀从床头柜上拿起小闹钟,时间显示早上五点零二分。

  再过三分钟时间,门口将迎来一阵阵抓心挠肺的挠门声狂想曲。

  叶檀趁这三分钟还没有到来,赶紧穿上内衣,换上外套,风风火火地跑到门边,拉开一条缝,门后果然待着一人一狗,都正悄咪咪地用漂亮的眼珠想尽办法打量里面的情况。

  叶檀又一次无话可说:“……”

  她知道,他们饿了。

  而她,竟然总是做着以这个傻男人为主题的很下流的梦,想钻地缝的心情都有了。

  而且还有猎奇版本的——两个人都成了《动物世界》长颈鹿的画风。

  顾着和自己生闷气,叶檀连牙都没来得及刷,脸也没来得及洗,替狗爷先在狗盆里装好了狗粮,又跑到厨房,准备给那小子打两个荷包蛋填填肚子。

  和几天前的状态相比较,那小子如今粘她粘得更紧,除了她的床不给他睡,还有她得外出上班见不到她人以外,其余时间叶檀都必须活动在他的眼皮底下。

  眼下看到叶檀起来帮他忙活早饭,也跟着进入厨房。

  叶檀正往烧开水的锅里打两个鸡蛋,背上忽然一重,接着只感到一双强健有力的臂膀从后面环住她的腰身,那小子的头也轻轻地枕在了她的后颈处。

  如此亲昵的动作,虽然对方极有可能没有意识到这个代表了什么意义,叶檀的身体却突然一麻,吓得她差点把手里的鸡蛋壳也一起扔进锅里。

  有时候她真想弄个明白,这小子是真的傻,还是假的傻。为什么该傻的时候他又不傻,想让他不傻的时候,他又很傻。

  而且,她发现了一件很重要的事。用鼻子仔细闻了闻,叶檀觉得背后的这个傻大个已经开始发臭了,才想起来自从把他捡回来以后,每天只给他用热毛巾擦擦脸,擦擦脚,而这小子似乎不仅不会穿衣服,也不能独立地洗澡。

  狗爷尚且可以扔到宠物店叫店员帮忙洗澡修毛,那么一个八尺男儿呢?

  总不能把他一个人扔进澡堂里,让他自生自灭吧?

  这样品行兼修的男人,从小到大的成绩都是优,学校的老师们放心将班级交给他辅助管理,同学们都敬重甚至是爱慕他的优异。

  然而,江放无论赢得多少的荣誉,赢得多少的奖杯,多少的奖学金,甚至他的论文在国际上面都得到了认可,曾经代表公司的股东大会去某个世贸场会进行现场演讲,他在杜淑娴的眼里,始终只是扮演着一个非常温柔的哥哥角色,反倒是那个不近人情的江湛,更受到杜淑娴的照顾与关注。

  没办法,杜淑娴总是觉得没办法丢下二儿子不管。可能是因为江湛从小到大都叛逆惯了,越是不让杜淑娴管,杜淑娴越是想问他生活方面的事。江放则相反,时刻扮演着成熟男人的角色,杜淑娴理所应当地认为,孩子大了,思想更成熟的情况下,老大江放是不需要她的照料的。

  江鸿看到这里,哼了一声,更加气那个在外面不知天高地厚,长大了之后翅膀硬了,就开始不把父母放在眼里的老二。

  还是老大好,但是明显,他也知道杜淑娴更偏宠小的多一些。

  甚至有意将自己公司的那份股权在将来全部给江湛继承。

  杜淑娴还准备继续打下去:“……我就是有点担心。”

  “妈,先上楼睡觉吧。”江放过来扶她,微微一按,便将杜淑娴刚要拨通手机按键的拇指制止了。同时如沐春风的微笑已经近在杜淑娴的眼前,让杜淑娴一颗有些躁动的心也顿时平稳下去。

  何况江放还担保地说道:“弟弟的事,交给我就行。您还是上楼先睡一觉,防止休息不好,第二天又头疼。”

  请知悉本网:https://www.feiniu9.com。飞牛小说网手机版:https://m.feiniu9.com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