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 54_老公每天都觉得我在出轨
飞牛小说网 > 老公每天都觉得我在出轨 > chapter 54
字体:      护眼 关灯

chapter 54

  正文追随隔壁老王的服务器而去了,过一段时间就能正常显示

  然而,江放无论赢得多少的荣誉,赢得多少的奖杯,多少的奖学金,甚至他的论文在国际上面都得到了认可,曾经代表公司的股东大会去某个世贸场会进行现场演讲,他在杜淑娴的眼里,始终只是扮演着一个非常温柔的哥哥角色,反倒是那个不近人情的江湛,更受到杜淑娴的照顾与关注。

  没办法,杜淑娴总是觉得没办法丢下二儿子不管。可能是因为江湛从小到大都叛逆惯了,越是不让杜淑娴管,杜淑娴越是想问他生活方面的事。江放则相反,时刻扮演着成熟男人的角色,杜淑娴理所应当地认为,孩子大了,思想更成熟的情况下,老大江放是不需要她的照料的。

  江鸿看到这里,哼了一声,更加气那个在外面不知天高地厚,长大了之后翅膀硬了,就开始不把父母放在眼里的老二。

  还是老大好,但是明显,他也知道杜淑娴更偏宠小的多一些。

  甚至有意将自己公司的那份股权在将来全部给江湛继承。

  杜淑娴还准备继续打下去:“……我就是有点担心。”

  “妈,先上楼睡觉吧。”江放过来扶她,微微一按,便将杜淑娴刚要拨通手机按键的拇指制止了。同时如沐春风的微笑已经近在杜淑娴的眼前,让杜淑娴一颗有些躁动的心也顿时平稳下去。

  何况江放还担保地说道:“弟弟的事,交给我就行。您还是上楼先睡一觉,防止休息不好,第二天又头疼。”

  不知道怎么回事,可能是亲兄弟之间的血脉连接,加上两个人年纪相仿,哥哥江放只比弟弟江湛大两岁而已。偶尔,也只是偶尔,江湛会愿意停下脚步听听这位兄长的意见。

  老大江放贴心的举动,令杜淑娴安心了不少。

  杜淑娴无奈地点点头:“也好,就交给你吧。”

  知道和江湛那边处理不好母子关系,这么多年了,虽然不想轻言放弃,然而现实就是这么的残酷。

  杜淑娴叹了一口气,在江鸿的注视下,被扶上一楼。

  江放安顿好母亲之后,重新下楼,在父亲的身边一节副沙发上坐下。

  “梅姨。”他招来家里的保姆。

  梅姨赶紧过来,这么晚了,江放一直有喜欢睡前喝一点什么的习惯。

  有的人是牛奶,有的人是凉白开,有的人是红酒。江放的则很不同,他习惯喝可乐。

  江鸿看到这里,正好梅姨已经将准备好的必须加了两块冰的可乐端来,将报纸往自己的怀里收了收,江鸿皱眉的模样十分严厉:“每天都喝可乐,不知道可乐有杀精的作用吗?这么晚了还喝,就算不杀精,也会蛀牙。”

  江放微笑了一下,知道他爸说的那些意思,不过:“只有喝可乐,才会感觉有些劲儿。”

  特别是从喉咙,滚到食道,滚到胃里的那一瞬间,特别的刺激,特别的爽快。

  江放眯了眯眼,一饮而尽可乐之后,才和父亲说道:“我去给老二打电话。”

  连续几天都有些食不知味,叶檀也不知道自己的味觉是怎么了,吃嘛嘛都不香。

  今天晚上下班之后,因为提前将自己的情况告知了同事纪云他们,纪云也和之前的范思远一样,打了鸡血似的拉着她要带她去吃一家贼拉好吃的老四川串串锅。

  要知道纪云可以在白天尽心尽力地为每一个来访者服务,但是晚上的时间绝对不能被工作上面的事情占用,作为一个大龄剩女,纪云对爱情的渴望比前台兼会计的小姑娘方歆还要夸张,说白了其实就是言情小说看多了,对又帅又高又多金,还很痴情的男人产生了浓郁的幻想,对一般的身边围绕着的异性都提不起兴趣。

  问题就在这里,纪云对自己身边的异性不感冒,却对撮合朋友成为恋人这件事情情有独钟。尤其看到他们的好老板一往情深地单相思着叶檀,不整出一点惊喜让两个人好好地走在一起,她怎么以牵线人的身份走上升职加薪成为CEO之后迎娶高富帅的道路?

  叶檀也察觉出纪云特别打了鸡血似的亢奋,而且今天约的老四川串串锅居然把全员都叫来了。

  一个从外观上看起来其貌不扬的小店面,内里装修也不精致,竟然还有包厢这样令人惊喜的存在,叶檀也是有点无话可说。

  几个人一起挤进小包厢里面,范思远原本坐在叶檀的对面,邻座被方歆和纪云两个人夹着,纪云突然冷抽了一口气,说什么“热死了热死了”,还用手掌拼命地给自己扇风。

  叶檀悄悄地点开手机的天气预报,上面显示,19:00时间段,当前温度指数为9°。

  呃……叶檀更加形容不出来此刻微妙的心态。

  只是纪云的演技也太差了一些。

  而范思远居然还在配合她?

  没一会儿,纪云就拽着叶檀要和她换位置,说她这边地势好,靠门的,能窜风。

  叶檀就在莫名其妙的情况下,又被拉到了范思远的身边。

  这顿饭吃得有些辛苦,不是因为串串太辣,而是因为范思远时不时投递过来的目光让叶檀无法正眼消受。

  但是叶檀还是想说一声,真的太辣了,简直辣到在她的面前上了一把火,辣得她嘴巴在吃完以后用镜子一照,发现都已经肿了!

  范思远在过程中喝了不少啤酒,纪云又是一个爽快人,两个人中途吹酒瓶连续吹了两瓶,在叶檀强烈制止下,才渐渐收势,继续坐下好好吃串串。

  结束以后,纪云已经喝得有些醉了,考虑到第二天是周三,规定的公休日,几个人都可以玩到很晚,然而叶檀还是提议先早点回去。

  她和方歆两个人各扶着一个,要将纪云和范思远安全护送回家。而分配的情况显而易见,纪云被交给了方歆,她则负责范思远的人生问题。

  本来想交换一下,但看到范思远几乎赖在她的身上不能怎么动,叶檀只好就此作罢。

  叫了一辆出租车,把范思远按进车内,自己也跟着挤了进去,没想到范思远和藤蔓绕枝一样,双手搂住她的腰部,脑门枕在她的腿上就不肯动弹了。

  这样坐立难安地回到范思远的小区楼下,和门卫刷了一波范思远的脸之后进去,扶着他歪歪扭扭走到半途之后,叶檀越想越不对劲。

  终于想清楚前因后果,叶檀差点将范思远整个人放空丢到地上。

  “你为什么要装醉?”

  刚才还有些神志不清的范思远,忽然睁开双眼,笑脸相迎地想避开重点:“被你发现了啊。”

  叶檀见过范思远真的喝醉酒的样子,那是她第一次来到聆声心理咨询室,当天也是这么一个情况,范思远为了欢迎这位新的心理咨询师的到来,特地邀请大家一起去一家烤肉店聚餐。当时范思远喝了许多酒,在兴头上面,喝醉了以后,更是像一根木头一样杵着不动,接着就倒在地上,谁拉也不起,一直睡到天亮。

  叶檀怕这位老板没人照顾,留在那里一夜,第二天清醒了的范思远,还不好意思地挠挠头。

  就像是现在这样。

  范思远挠挠头,也不好意思继续装模作样下去,变得正常起来:“我不是故意想骗你的。”

  “嗯,我知道。”

  但是……

  叶檀过不了心里的那一关:“对不起,我们两个不可能……”

  等等,他还什么都没有说啊!

  叶檀就这么急着和他撇清关系?

  范思远有点难以置信地看着叶檀,没错,他是曾经游戏过无数花丛,没有他搞不定的女人,只有搞不定他的女人,但是遇到叶檀之后,他突然就从一个巧舌如簧、能言善辩的花花公子,顿时变成了什么都想不明白,也不知道究竟怎么做才能讨好叶檀的白痴。

  赶紧捂住叶檀的嘴巴,范思远有些心理压力大地说道:“你不用先急着回答我,给我点时间,你再慢慢了解我,好吗?”

  第一次看到这么认真的范思远,叶檀的心里愧疚感很大,但是她知道,如果今天不说清楚,以后她的愧疚感会更巨大。

  哪怕因此丢掉在聆声的工作。

  用手捂住嘴巴也没法制止溜出来的一部分声音,叶檀有些吃力,但是尽量做到清晰地说道:“我们两个人真的不可能在一起的,每一个人多多少少都有心理方面的问题,我最大的问题就是,没办法去接受一个有很多过去的男人。”

  说到这里她也觉得很痛苦,总是会不经意地回想起每逢逢年过节走亲访友的情况下,还要看到那两个背叛了她的男女心安理得地和家人述说着自己幸福的时刻,仿佛在一刀一刀凌.辱她曾经的存在,在否认她曾经对感情的付出,在耻笑她曾经的那些对父母也谈及到的幸福时刻。

  即使避免了无数次的接触,也不敌那一次的会面。

  她想她还没有那么潇洒,从上段被伤害的感情当中真正走出来。

  虽然过去的事情是过去了,但是谁能保证一个已经饱尝过花蜜的男人,会愿意为了一朵花而放弃整座森林?

  叶檀没法保证,即使范思远极有可能做出言语上的保证,范思远曾经的所作所为还是深刻地印在他身边朋友对他的印象里。

  请知悉本网:https://www.feiniu9.com。飞牛小说网手机版:https://m.feiniu9.com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