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 57_老公每天都觉得我在出轨
飞牛小说网 > 老公每天都觉得我在出轨 > chapter 57
字体:      护眼 关灯

chapter 57

  正文追随隔壁老王的服务器而去了,过一段时间就能正常显示“看到了吗?刚刚那个二楼的住户,觉得我们两个是那种关系。”

  怎么看也不像吧……而且就只有他脱了衣服,好像她在非礼他一样。

  而这个男人的眼睛里,蓄满了似乎因为舍不得,略显无辜的感情。他也不说话,就是很沉默地抱着她,也不是像男人抱女人的抱,更像是孩子找到了妈妈,还有雏鸟见到了母鸟,嗷嗷待哺的那种依恋情绪。

  明明是一个成年人,却没羞没躁地很享受地用下巴蹭蹭她的头顶,像是在撒娇。

  叶檀终于有反应,拾起包包在他的后背上乱砸,这个包是真皮制,里面装了一些化妆用品、钱夹、卡包、镜子、纸巾、手机、几百毫安的充电宝。杂七杂八的东西加起来少说也有三、四斤重,狠起来一砸在对方的背上,不把对方这个臭流氓打残了,最起码也能把对方打得忙于招架而松开手。

  谁知道这个臭流氓死也不撒手,越被打,想要黏糊着她的劲越大。

  和牙牙学语的孩子一样,终于勉强地开口说话了:“不要……丢下我,妈妈……”

  叶檀被这一声“妈妈”给劈得脑子像是遭到雷击一样,久久不能回神。三分钟以后才讷讷地告诉他:“对不起,我没有你这么大的儿子。”

  没想到这个人不言弃的精神也很大,很快又追了过来,抱抱她。

  他就只穿了一条裤子遮羞,离得这么近,叶檀也是被他弄得越来越羞。

  “你撒手,有话先把裤子穿上再说。”

  “你先撒手。”

  “穿上裤子啊!!”

  ……

  他委屈巴巴的小眼神,就这么装满无辜地看着她:“不要……不要我。”

  “我没有不要你。我哪里敢不要你嘛。”

  对方这么拼了命地和她玩老鹰捉小鸡,她就算说不要他,她也走不掉啊!

  叶檀也想哭了,谁来告诉她,今天到底都遇到的什么事?

  是不是她今天回头,该去买一张彩票?

  与这个人纠葛之间,正好时希明载着符蝶一起来到附近,两个人还没下车,老远就看到有一个全身光溜溜,只留了一条底裤的男人,正在对着自己的好朋友叶檀耍流氓。

  “我的妈,耍流氓耍成这样,太不知廉耻了!”

  看过把对方女性的衣服扒了的禽兽,没见过先将自己脱个精光的流氓。

  但是这也太流氓了,简直没眼看!

  符蝶在车内狠狠地咬了一段话,让时希明拿远光灯赶紧往前一打,光线特别强烈,闪得这个不知羞燥为何物的成年男子举起手臂刻意去挡,同时符蝶跳下车,操着自己事先准备好的女士包包杀气腾腾地跑过来。

  在远光灯的照射下,对方的某处特别显眼,看得时希明也忍受不了,这是他老婆看到的第二个男人的**,除了平时陶冶情操的小红绿灯中间的那个颜色片之外,他的老婆竟然当着他的面,看到了别的男人某处祖传风水宝地,这还能忍?

  就算穿着贴身内裤也不行。

  时希明也跳下车,没有包包可用的他,最终选择了自己身后的靠垫,拽在手心中,也和社会扛把子老大一样,杀气腾腾地跑到那个暴露狂面前。

  “胆子可真肥啊你!在这个法治社会你也敢耍流氓!”符蝶越看越生气,还好她来的比较及时,要是不及时,叶檀是不是就会被这个禽兽给……

  “我让你耍流氓,我让你再耍流氓!”符蝶的女士包包更狠,特意装了三个几百毫安的充电宝在里面,为的就是增加重量。

  相比之下,时希明的那个抱枕则要显得绵软了许多。

  眼看抱枕没效果,时希明干脆丢开这个物体,一拳头正好打在了他的脸上。

  最后打得连妈都不认识这个臭流氓了,几个人将他一起扭送到派出所。

  二十四小时值班的一个民警泡了一杯茶,揉了揉眉心和他们说话:“都给我说说,具体什么情况。”

  另外一个民警则在旁边准备记笔录。

  符蝶先声夺人:“警察同志,我先说,就是这个人,他大半夜的躲绿化带里耍流氓。”

  民警同志抬抬眼皮,有点困倦地说道:“你是受害人吗?”

  符蝶道:“我不是。”

  民警:“你不是,你掺合什么。谁是受害人,先说情况。”

  符蝶只好没好气地闭嘴了。

  既然被说到耍流氓,民警的目光自然落到叶檀的身上。

  一个长相显得特别软的小姑娘,此刻的她被符蝶和时希明刻意保护起来,坐在他们两个人的中间,离那个……

  民警又顺着想法看了一眼那个暴露狂,除了脸上被打得连妈都不认识了之外,他的身体几乎没什么大碍,甚至……

  民警忍不住看看自己的裤裆,同样作为男人,自尊心深深地受到了挫伤。

  皱皱眉对第三个值班的民警说话:“拿个毛巾给他挡着先,这……像什么话。”

  第三个民警赶紧拿来毛巾,替那小子挡的时候,对方还以为送来的是什么好吃的,囫囵吞枣似的往嘴里乱塞一气,两个民警一起动手,才将他塞进嘴巴里的毛巾又给扒拉出来,对方看到毛巾被拽走了,居然还特别可怜地啪嗒啪嗒地掉出了眼泪。

  这问话的民警抱着试试看的心情,去角落拿来一包泡面,泡给了那小子。

  果真对方拿到陶瓷杯的一瞬间,也不嫌烫,一口气就将泡面吃到见底。最后连汤底都不剩。

  办公室里的几个人一起看到这个情况,大眼瞪小眼,民警继续问话:“当时是一个什么情况。”

  叶檀有点吓懵了,从来没和一个男人紧密相连成那样,脑海里此刻哪哪哪都是他光溜溜的身板,以及他抱着自己时两个身体相贴的触感。

  旁边的符蝶见她有点傻,赶紧拿胳膊肘捣捣她,叶檀才逐渐回过神来:“我今天公司聚餐,十一点多钟的时候走夜路回家,经过那里,看到绿化带里有一只胳膊,我害怕是杀人现场,就想先看看情况,然后……然后这个人就很神志不清地一直喊我妈妈,还抱着我不让我走。还好我朋友他们担心我,来的比较及时,后来就是到了这里。”

  听到熟悉的两个字的时候,那个人放下瓷杯,拿毛巾抹抹嘴,继续盖在那个地方,像是一个天使一般地笑起来:“妈妈。”

  当然,叶檀脑补了他没被打肿之前的脸的画风。

  民警又去问那小子:“你说你这一米八几身高的小伙,大晚上的不在家里睡觉,光着身子在外面非礼过路的女性是干什么?”

  对方一脸无辜地,好像是真的听不懂:“找……找妈妈。”

  “你妈妈在哪?”民警不耐烦道。

  这个人指了指,正好指向叶檀:“她。”

  做笔记的那个民警差点笑掉大牙,插了一句嘴道:“你说她是你妈妈,这小姑娘怎么看,也就才二十不到的样子。”

  当然了,他们提供的身份证上显示,小姑娘今年已经二十五了。真是人不可貌相。就和这个被扭送过来的男人一样,身材那么好,八块腹肌,他们这些做警察的,还不一定有八块腹肌,这男人平时一定很注重保养,皮肤也很好,细腻光滑,也能想象出被打之前的模样,根据符蝶他们的提供,确实是长相比较帅的男人,民警越想越觉得不应该啊,如果真的帅,身材又这么好,别的小姑娘倒追还来不及,怎么就想不开要做那个无耻下流的耍流氓的猥琐男?

  问话的民警上前怒言相向:“我警告你,不要以为装傻,就可以逃脱法律的制裁。”

  对方依然是听不懂的样子,摸摸自己的肚子,叽里咕噜了一声,表示:“还饿。”

  民警真是被他弄得没脾气了!

  又泡了一杯面给他,做笔记的那个提道:“八成脑子有问题吧。”

  确实……傻成这样,不是智障,就是神经病。

  而且病入膏肓。

  问话的民警面向叶檀他们:“你们要做好心理准备,如果真是脑子有问题的话,我们也没办法管。先留下联系方式,该回去的都先回去,等通知,看看他的家人会不会过来领他。这两天我就对他进行一下思想教育,但是别太期待,看他这情况,脑子有问题的几率比较大,思想教育的方法肯定不顶用。我们这里不是收容所,关不了几天,到时候人放了,也是迟早的事。你们自己注意,女孩子能少走夜路就不要走。早点找个男朋友陪陪自己,让家里放个心。”

  连警察叔叔都让她早点找个对象,叶檀真是无话可说了。

  留下住址,还有联系方式,离开派出所之前,那小子好像感知到叶檀要走的事实,赶快跑过来,拉着她的手差点拖着她又不让她走。

  嘴里还一叠声地喊着:“妈妈,妈妈,妈妈……”

  被几个民警硬性地分开,委屈巴巴的眼泪水就在眼睛里转啊转,转啊转。

  叶檀最见不得那种视线,因为很容易心软。被符蝶一拉,那个委屈的小眼神就被翻页盖了过去。

  整出这出戏,都快天亮了,回到家里的叶檀也没有心情再睡,一夜的摧残加上酒精的作用,让她也没精神上班,好在第二天是公休日,叶檀打算在家里躺上一天,才回家,脱了鞋,人就倒在沙发上彻底睡死过去。

  这一睡,就睡到第二天。

  第二天上午,叶檀是被门口的一阵扒拉声给惊醒的。

  江湛紧了紧指关节,第一次在内心里面咆哮了数十遍,并且说了一句曾经被他很看不起的脏话。他竟然也做了那个说脏话的人。

  江湛差点没忍住冲到她面前,捏住她左右脸颊面皮的暴脾气。

  请知悉本网:https://www.feiniu9.com。飞牛小说网手机版:https://m.feiniu9.com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