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 96_老公每天都觉得我在出轨
飞牛小说网 > 老公每天都觉得我在出轨 > chapter 96
字体:      护眼 关灯

chapter 96

  正文追随隔壁老王的服务器而去了,过一段时间就能正常显示她什么时候谈了对象,她怎么不知道?

  叶檀准备出口好好在江湛的面前把这层关系理理清楚,范思远却先她一步勾住她的肩膀嬉皮笑脸地说道:“她喜欢看,我就给她权力看,只要她的心在我这里,哪怕她要去给娱乐圈的那些小鲜肉捧场,想听演唱会了我带她去,想去横店蹲守喜欢的偶像,我带她去,想去机场接那些明星的机,我带她去,她喜欢就好,怎么样我都乐意。”

  江湛皱起眉毛,不知道为什么,被这样轻浮的男人回击,令他感觉有些无稽之谈。

  江湛嫌恶的目光藏在墨镜之后,淡淡地看了他们两个人一眼,留下四个字:“随便你们。”

  还有七个字:“别让我再碰见你。”

  毕竟近朱者赤,近墨者黑,这么轻浮的男人,身边跟着的女人也不会专情到哪里去。

  虽然他不喜欢谈情说爱,但至少不讨厌那些矢志不渝的人。

  而眼前的两个人,明显碰到他的底线问题。

  一个勾三搭四,一个任意纵容。

  江湛越想越有点烦躁。

  忽然又皱起眉毛觉得不应该,他干什么要管这两个人的闲事?

  总而言之:“别跟踪我。别老是出现在我的面前。”

  留完这两句话之后,江湛转身头也不回地进西餐厅。

  不等他彻底回去,范思远也勾着肩,将叶檀带远。

  缩在范思远的怀里走路,叶檀的心里说不出来的古怪,不过才走了四五米,就从范思远的怀里钻了出来。

  顿时怀里变得空落落的,范思远微微皱眉,但也只是一瞬间,心里则有说不出的失落感。

  叶檀始终觉得和自己的老板应该保持适当的距离,毕竟她是新新时代的**女性,不靠潜规则立足于当今社会,而是凭借真材实料才是正确之道。

  女人像雷达一般超强的直觉,好像是察觉到刚才的话题不应该继续,倘若继续下去,一定会发生什么不想听到的答案。叶檀顾左右而言他,最后也没能一起去健身房跑步。

  送她到地铁站,范思远站在等候黄线外,双手插兜一脸轻浮地笑道:“叶檀,刚才的事,你别有心理压力,大家都是工作上的合作伙伴,作为老板,我也应该保护保护我的员工,你看我女朋友这么多,随便谁,我都调侃她们是我女朋友,所以刚才的事也只是一个玩笑话,放在心里就没必要当真了。”

  “嗯。我知道。”虽然知道范思远喜欢游戏花丛,但是说实话,经他这么一安慰,叶檀这心里确实好受了许多。

  和他道别之后,叶檀便上了地铁车厢内,两个人相视一笑,挥挥手以示第二天再见。只见车辆瞬间如同离弦的箭,带着沉闷略微刺耳的噪音呼啸过去,范思远终于揉揉脑袋叹气了一声蹲了下来。

  从兜里摸出手机,致电他们之间的另外一位老同事,纪云那边就传来范思远情绪十分低落的声音:“我搞砸了。”

  估计这一辈子这么不遗余力地持续搞砸着,他都不会和叶檀能有个谈剩下人生的机会。

  纪云那边的声音则没那么客气:“瞧你平时不是把你能的么?我看你再能呀?傻逼,叫你早点下手你不下手,大傻逼。”

  范思远:“……”

  天知道他都是收了一帮什么样的员工?连老板都敢怼,这世界上还有什么公平性?

  但是纪云说的没错啊,他就是一个彻头彻尾的大傻逼。

  叶檀乘坐在地铁内,又有点昏昏欲睡,好友符蝶的来电突然把她震醒了。

  全然再无睡意,只不过因为通过符蝶的口里,知道了某个人即将结婚的消息……

  符蝶这个面膜侠,不是在准备敷面膜的路上,就是在已经敷面膜的路上。

  说话声音含含混混的,叶檀勉强听清楚她嘴里在讲什么内容:“坛子,你知道你妹妹要结婚的事情吗?”

  叶檀是独生子女,符蝶这里说的妹妹是她的堂妹,叔叔家的女儿,名叫叶蓁蓁。

  同样是叶家的孩子,从小叶蓁蓁拥有得天独厚的环境,说白了也就是能受人敬仰的“别人家的孩子”。

  但凡家里长辈提到“优秀”两个字,都少不了叶蓁蓁,那基本上和叶檀没什么事。

  叶蓁蓁简直就是被神化了,从小学习钢琴,兼修舞蹈,身材匀称,脖子以下都是腿,网上随随便便发一些日常的生活照片,大批颜即正义的粉丝成为她的死忠,高喊着“老婆大人好”。

  叶蓁蓁本身也很给力,学习成绩名列前茅,学校里面的尖子生、特优生,不巧的是,虽然是叶檀的堂妹,和叶檀同岁并且念同一所小学、中学。

  提到叶蓁蓁这个校园风云人物,必然会揪出叶檀来比较,虽然叶檀的长相略软,但和女神属性的叶蓁蓁拿出来对比,更多的人则会直白赤.裸地笑话叶檀——“同样是姐妹,你俩怎么差别这么大?”

  如果有来生,叶檀才不想活在被比较的影子里面。

  然而事情的转机出现在大学那年。

  大学期间人都有青春萌动的时期,叶檀也不外乎如此,最终她……和一个毛头小子坠入了爱河。

  对方长相很普通,家庭很一般,两个人是一个学校社团的同级生,加入了两年之后才慢慢日久生情,在别的同窗的起哄下走到一起。

  一开始也挺甜蜜蜜的,小伙子虽然不会谈恋爱,耿直boy的属性,叶檀说喜欢吃辣条,就老实巴交地在网上搜罗了各种口味各种品牌的辣条回来。在别人送什么香水,送什么口红,什么品牌包包的时候,那小伙子送辣条,在同辈里面闹出不小的笑话。

  可叶檀就欣赏他这种会过日子的类型。

  两个人虽然处了半年之久,仅限于牵牵小手,最多亲亲小脸的羞涩阶段。

  暑假期间,小伙子跑到叶檀的城市去玩,叶檀将他带回家吃饭,以自己男朋友的身份正式介绍给父母认识,正好叶蓁蓁也放假来家里玩,叶檀当时还没发现,看到叶蓁蓁的第一眼,她的这位前男友竟然愣了一瞬。

  更是在她不知道什么时候的情况下,叶蓁蓁和她的前男友两个人,悄无声息地交换了联系方式。

  叶檀立即也笑笑地和对方回复:“嗯,今天加班有一点事,才到这么晚的。”

  “你一个人辛苦了。”老板见还有一些卖剩下的香蕉,反正放到明天也只会烂掉,一股脑都装进塑料袋里给叶檀,“拿去吃吧。”

  “不用了,不用了。”叶檀连忙挥手。

  那老板也是性情中人,让她拿着就拿着:“你一个人在这陌生的城市,人生地不熟的,朋友也不多,我这里啊别的不多,就水果多,别客气,吃完了再来。”

  想到兜里今天刚一本满足地“赚”到了一千来块钱,挖掉打车费用以后,那也剩下九百多元钱那么多,叶檀干脆让老板多称了一点圣女果、火龙果、芒果等等。

  付完钱的叶檀,又一本满足、满载而归地回到家门口,掏出钥匙准备插入孔中,偏头一看,正好撞见了隔壁邻居家小孩——一个五六岁大的小朋友。

  那小朋友应该是听到了门口的动静,想来看看情况,半敞着家门,探出一颗刚剪了西瓜头的造型。

  和特别萌呆的小朋友对视了一眼,叶檀心里顿时软得一塌糊涂,马上掰开一个长得比较好的香蕉,抓了两三个芒果,一起递到小朋友的面前。

  小朋友蹬地跑出来,拿到好吃的东西以后又怯生生地火速跑进自家门内,只听到屋内传来孩子妈妈的声音:“干什么呢,回来。”

  小朋友继续露出一双怯生生的眼睛,等不及把芒果拿到水池边清洗,一口咬下去,汁水飞溅到他的身上……孩子的妈从房子里面追出来,一把拽着小屁孩的胳膊,将他捞进了屋,顺便传来一句十分之清晰的对话:“谁让你拿陌生人的食物的!下次不许再随便拿别人的东西了!”

  连一句“谢谢”也没有,“陌生人”三个字,真真扎了一把叶檀的心。

  也许符蝶说的没错,自己确实太孤单了。

  来到这个陌生的城市满打满算也将有一年,结果连邻里的关系都只停留在陌生人之间,全因为她是一个临时入住的外地人。

  想当初就是因为崇拜Y市的人文历史,喜欢这里的每一个景区,被电视上安利,认为这里是一个养老的好去处,正好出嫁随夫的符蝶也在这座城市,叶檀不顾父母的反对,一个人带着自己上大学时期做家教的积蓄,信心满满,也激情澎湃地在Y市一个角落立足。

  理想很丰满,曾经的她认为一个人也照样能活得精彩。

  现实很骨感,当然一个人确实能活,如果连续吃一个月泡面也算的话……

  什么什么都是钱。

  房租要钱,水电费要钱,日常伙食要钱,话费要钱,护肤产品、化妆品、日常生活用品要钱,偶尔孝敬父母要钱,买衣服买鞋子买包包那都要钱。还没算首饰项链香水等可以没那么必要的产品。幸好她已经脱离网络游戏很多年,不然时装点卡也是钱。

  真正脱离了父母,步入社会以后,叶檀才越来越明白为人父母的苦心。

  万恶的有钱就是大佬的社会,连小孩子都开始知道,要想抄作业,先得交钱上供。

  叶檀一边仇富着,一边又希望自己变成那个顶有钱的大佬,走进房门,还没从刚刚叹息着回味过来,打开玄关的灯,立即被眼前的景象震住了。

  为了排遣一个人的孤单寂寞,叶檀在半年前去宠物店选宠物。在喵与汪之间纠结了半天,最终选择了死忠代表的汪。又在电臀柯基、大胡子雪纳瑞、日天日地的泰迪之间,最终选择了看起来很傻的二哈。

  当时那只被幸运选中的二哈正在啃着关它的笼子。叶檀一眼就被它电伤。

  带回家以后,她却后悔了。

  因为这只哈真的蠢出了一定高度。

  比如现在……

  被眼前的景象震得无**说,叶檀立即丢下香蕉、火龙果们,那些水果在地上囫囵滚成一团,二哈还没察觉出它的这位好主人已经回来,还衔着一对半圆形的海绵物体练习撕咬,激烈的程度就好像把这个嘴里的事物当成了最可恶的坏蛋。

  叶檀定睛一看,终于认清现实地跪在地上,看着扑街了、绝对绝对不可能再抢救回来的bra,差点狠起来也扑上去盯着二哈的傻脸咬上一口。

  “狗爷,您真是我的祖宗,这是我省吃俭用花了八百多块买回来的极品胸罩,还是打折款的,那也要八百多,这个牌子,号称Bra界的劳斯莱斯,就被你这么啃了?”

  一个人居然沦落到要对着一只狗点头哈腰,简直是世风日下,道德败坏!

  然而,这还只是一个小小的开始。

  随着慢慢深入,叶檀发现这只蠢哈不知道怎么回事,把她放在卫生间水池上的迪奥圣诞节限量版口红,以及YSL圆管、方管系列,还有GIVENCHY小羊皮全部啃了。

  真把她当成无微不至的好主人,一丁点都不和她客气。

  好歹知道客气一下好吗?

  就因为她回来晚了几个小时,这只蠢哈撒着丫子到处玩,地毯上还有一泡新鲜的狗屎,叶檀差点中招。而这个好家伙连自己屎的定位都无法掌握,踩了几脚之后到处狂奔,房间的地板上,阳台的墙上,甚至是沙发的一个小角落,都有一个新鲜的狗屎脚印。

  叶檀面如死灰,想跳楼的心都有了。

  折腾了一夜,第二天一早,聆声心理咨询室的前台兼会计方歆,发现她家的心理咨询师叶檀大人已经连续两天破了迟到的记录。

  带着一副沉痛哀悼口红、沙发等烈士们的表情,叶檀一脸憔悴地出现在众人的面前,吓得方歆以为她昨天晚上飞奔到美容院去整了一个假容。

  “檀香姐,你怎么了?”

  提到“怎么了”三个字,叶檀就是宽面条泪:“还是一个人,还是一个人好啊……”

  说说看,她为什么脑袋发抽,突然空虚寂寞冷起来,决定买一个宠物回来养?

  方歆以为她遭遇了痛彻心扉的情劫,第一次看到平时生龙活虎的叶檀忽然死气沉沉,方歆也不禁心疼起来,设身处地、同病相怜,安慰地拍拍她的肩:“檀香姐,放心吧,凡事都会过去,风雨总会有迎来彩虹的一天。”

  世界这么大,女孩子家家的,多多少少都会在恋爱的施工道路中遇上几个渣男。

  方歆表示她懂,她都懂。

  “但愿吧。”叶檀整理好心情,不能总是为离她飞远的那些纪梵希、迪奥们失落,重振雄风地走进自己的咨询室,正好大老板加首席心理师的范思远从外面回来,看到刚刚的一幕,有点奇怪地问方歆。

  “叶檀怎么了?”

  尴尬地从前台服务区特意探着脑袋望一眼叶檀所在的咨询室,方歆才压低声音和范思远说道:“檀香姐她啊,好像失恋了。”

  “什么?”范思远愣了愣,脑海里因为这句话,只有一个念头。

  ——叶檀她什么时候有喜欢的人了?

  正好的正好,从另外一间咨询室走出来的同事,一个身材很高瘦,酷爱穿职业正装的大御姐纪云,从后面探出她的一只手,拍拍范思远的肩:“老范啊,看来你再不行动,就可能真的没机会咯。”

  “去去去,忙你的去。”范思远动动肩膀,抖开拿他调笑的纪云的那只手。面色却渐渐沉了下来。

  ——叶檀她……真的有喜欢的人了?

  确定肯定以及一定啊!叶檀为了方便说话,插上耳机和她语音交流:【今天早上我可以不用吃早饭,看着那个人就算是饱餐了一顿。】

  难得能从叶檀的口里听到她对一个人表示无敌帅的评价,曾经符蝶花痴过一些本土小鲜肉,拿给叶檀看,不是说对方太娘,就是说对方的身高是硬伤。也不知道到底什么样的帅哥才能入叶檀的眼,符蝶对镶金牙的画面脑补得越来越厉害,和她笑着道:“妹儿,帅哥不能当饭吃,早饭还是该吃的。”

  “嗯,好。”

  “好”字这个音刚落,只顾着和符蝶闲聊没能好好注意前面人行道的状况,叶檀猝不及防地脑门磕在了前面一个男人的后背。

  高大修长的身影,有淡淡的男士香水味道充斥鼻间,叶檀被撞得一个趔趄,向后面无法避免地倒了倒。

  还没来得及和她打一个照面的男人,果断地察觉出身后即将发生的状况,也是在第一时间做出相应的算是正确的判断。

  长臂一展,轻轻一捞,叶檀就被对方顺势捞进了怀里。

  至此,叶檀终于透过对方的墨镜看到他有些浓密的长睫毛。以及感受到托在她腰间的克罗心戒指的痕迹。

  叶檀一怔,本来只是疑惑在还能与对方见面的思路中,顿时因为他的这个照顾人的动作的洗礼,脸上挂上了一点暗藏小喜悦的笑容。

  “谢谢你……”三个字才从嘴巴里蹦出来,对方一见是她,从算是正确的判断直接降级到这一定是个失误,还是最特级的那种,直接收回自己的手,果断、神速、让人惊诧。

  叶檀重新摔在地面,刚刚撞到他的后背没有任何事,这次由他收回手之后屁股在地上着陆,摔得很受伤。

  内心也是,粉碎性“骨折”。用502胶水可能都黏不起来。

  一个小小的距离拉近,那个男人的香水味道像是沾惹到她的身上,他以半蹲的形态出现在自己的面前,没能建立两国友好内容是叶檀心中最大的遗憾。

  江湛看着眼前这个略显狼狈的女人,长相很软,软到似乎饱受了委屈似的,眼睛里明明没有泪水,却是水汪汪的有点无辜。

  江湛知道她可能天生长相如此,也有可能是故意为之……总而言之不好意思,对待女人,他不吃这一套。对这个三番五次侵犯他安全领地的女人,江湛的第一反应是:“别再跟踪我了。”

  叶檀有点懵逼地看了他一眼,在发现墨镜背后的那双眼睛始终定定看着她时,叶檀又左右望一眼周围,被这个男人直接捏着下巴重新转移到正面面向他。

  江湛重复了一遍:“没错,就是你。”

  故意换了一个车厢,还能在同一个线路遇到。世界那么大,地铁站那么多人,怎么偏偏又和她相撞。

  墨镜背后的双眼有点冷漠。

  终于,叶檀忍不住指指自己,再指指对方:“我……跟踪你?”

  网络上的鸡汤有可能是毒的,那么一个气质好的男人,也可能是绣花枕头一包草。

  没想到对方还这么自恋,瞬间对他的美好想象全部化成泡影。难得遇到一个可以花痴到形容对方为感天动地的神赐礼物的对象,也许对方根本嫌弃你的花痴是件麻烦事。

  请知悉本网:https://www.feiniu9.com。飞牛小说网手机版:https://m.feiniu9.com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