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8章 吃醋大王PK软萌阿呆_老公每天都觉得我在出轨
飞牛小说网 > 老公每天都觉得我在出轨 > 第98章 吃醋大王PK软萌阿呆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98章 吃醋大王PK软萌阿呆

  正文追随隔壁老王的服务器而去了,过一段时间就能正常显示

  时间是真的太晚了,导航的结果虽然直接指向该如何抵达所住的酒店,江湛还是觉得周遭黑灯瞎火,偶尔才有零星一点灯光的道路状况实在是太糟糕。

  特别是北风那个吹,从他的裤管直接以他的小腿作为壁沿,一路攀爬到他的下腹,江湛忽然一个激灵,想就此休战一下。

  “叶女士,请你搞清楚一点,因为你,我才坐过站了,这个责任你该怎么承担?”

  江湛愣了一愣,他竟然记得她姓叶,果然名片营销手段不是盖的。

  叶檀被他说得有些莫名其妙:“怎么就是我的责任了?”

  江湛直接指指自己臂膀上那块留下来的水渍:“要不要我将你当时怎么在我的肩膀上遗留下口水和眼泪的组成物的视频播放给你看?”

  事实上根本没有那个视频,江湛随口胡诌的话,想不到叶檀马上上当了。

  “知道了知道了。”她有点不耐烦地看看手机,打开GPS定位系统问他,“你要去哪?”

  顺带让他赶紧把那个无聊的视频删了。

  江湛只不过想找个人一起走夜路罢了,谁知道叶檀租住的地方离他的酒店并不远,反正滴滴叫来的快车就快到了,叶檀干脆邀请他一起上车。

  说曹操曹操就到,那辆外观就有点破破烂烂的车终于开到两个人的面前。

  首先看到接下来要乘坐的交通工具是一辆私家车,江湛的心里莫名开始发慌,其次看到车子的保险扛已经被撞凹陷一个坑,还有车门的地方有大量刮痕,江湛打心底就是拒绝的。

  叶檀拉开车门,示意后面的人赶紧跟上。可等到她都上车几分钟了,江湛还站在原地没有动静。

  叶檀又拉开车门,探出一颗脑袋:“你干什么?上不上车?”

  口罩下的那张嘴不断地在一张一翕,江湛的呼吸有些沉重,眼前的这辆车就像是一个庞然大物,趁着夜色张牙舞爪地和他示威摆酷。

  就在叶檀拉开车门的一瞬间,江湛的脑海里已经飞速运转出许多的,诸如——两个人刚刚上路,就被不明来历横冲直撞的公路一霸给撞飞了,又或者一个转弯,来不及刹车的大型货运卡车,直接将这辆车顶到马路边围,碾成小碎渣渣。

  看他那样子,明显是拒绝上车,快车司机也等得有些不耐烦了,多停一分钟的时间,就错过了许多叫单。

  “上不上车?”司机也探出脑袋和他说话。

  本来大半夜的看到一个戴着口罩,又戴着墨镜的男人,就怪磕碜的。如果不是这小姑娘叫的车,司机还以为自己遇到了劫匪。

  虽然这个劫匪穿的挺一表人才。

  叶檀叹了一口气,冷漠、凄清,又惆怅之后重新下车,跑到他身边的时候拽着他的胳膊:“你一个大男人,闹什么别扭呀。不是你说让我负责带你到目的地的吗?现在你不上车,又是闹的哪出?”

  回头,又对着已经等得不耐烦的司机甜甜一笑:“司机,麻烦先去一下景泰大酒店,最后再去我的那个目的地,所有的费用都算我的。”

  其实心里滴血,两块钱地铁站的费用,最后要落得两百块钱打车费用也说不定。

  如此凄惨,只不过都是因为在人群里多看了这个人一眼。

  保持着微笑和司机对视了两眼,叶檀的长相比较无公害,笑起来时的模样又讨喜,那个司机才终于松了口。

  “最好快点,赶到你们的目的地还需要一个多小时的时间。”

  听见了没?一个多小时才能赶回去。叶檀用眼神示意,希望江湛能够小人不计大人过,最起码放她这位大人早点回去睡觉。

  一想到第二天已经预约好三名来访者,叶檀想睡死过去的心都有了。

  江湛哪里不想早点回去,明天早上九点也和今天投标的公司约定好了。他的内心做着无数的挣扎与奋斗,死活想不到这个女人竟然叫了一辆他十分恐惧的交通工具过来。

  想掉头就走,可是刚刚叶檀走后留下他一个人观望着周围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凄惨景况,战胜恐惧的心理还是稍微占了一点上风。

  装作很不以为然的样子,但是刚被叶檀拉上车以后,江湛就开始面容僵硬,手掌微麻,有点坐立难安。

  他后悔了……

  可是这一切,放在叶檀的眼里,就是特别乖巧,正儿八经地坐在车内的形象。

  脑海里顿时蹦出那个跪坐版本乖巧的表情包,叶檀有点意外地看着这个正襟危坐,手都放得很正直的乖宝宝形象的男人,有点诧异。

  可是突如其来的一个急刹车,立即将某个男人乖宝宝的形象毫不留情地打回原形。

  司机狂按喇叭,叫前面那个大晚上真当偏僻地段马路上没有车辆的行人快点滚,简直不要命了敢横穿马路。

  鄙视完这个行人以后,司机继续上路,眼睛余光不经意一瞥,中央后视镜里,后排的两个人已经抱成了一团。不,准确的说,是那个男人单方面地将女人抱成团。

  有这么恐怖吗?

  虽然他的急刹车没有提前预警是有点吓人,不至于这样……

  叶檀没有被突如其来的急刹车吓到,却被突如其来的怀抱吓住,不光如此,这个男人一边抱着她,一边身上还在发抖。

  有……毒……?

  两个人靠得这么近,叶檀趁机拍拍他的脸,真的防止他会被吓得大小便失禁,好提醒他这辆车不是他们的所有物,稍微克制一下。

  江湛瞬间就像是全身过了电似的,被拍醒了,周身透露出来的嫌弃气场全开,哪怕看不见他的正脸,叶檀都能很好地体会到他满身对她的厌恶。

  刻意往远离她的反方向坐了坐,江湛冷冷地开腔说话:“我警告你,离我远一点。”

  继续做一个乖巧表情包。江湛两腿合并,两只修长的胳膊也规矩自然地下垂,手掌放在膝盖的位置端端坐着。

  全程脑海里被塞满大写“懵逼”两个字的叶檀,真的是越来越觉得这个男人简直有毒到无药可救。

  大概每个人都曾有过这么一个时刻,实在想不明白自己是怎么会眼瞎看上过,或者爱慕过某个人的时刻。

  剩下的道路比较通畅,顺利抵达江湛个人所在的终点站以后,车才靠边停下,他立即迫不及待地打开车门,下车。

  叶檀还心有余悸他刚刚的样子,此刻看着他的眼神里都好像充满了“你是猴子派来的逗比吗”的疑问,两个人就此应该两不相欠,从此天涯各一边,谁知江湛下车以后好像不想放过她似的,在司机重新发动车辆前转头折回来。

  “多少?”江湛清晰的声音传入她的耳边。

  叶檀从车窗缝里露出一双眼睛,饱含着水润的光泽,月光下显得特别的无辜。

  不禁让反感女性故意接近的江湛又抬高了眉头。

  其实就是天生拥有这副长相,叶檀也没察觉出什么问题,顺着他的问话奇怪道:“什么多少?”

  “算了,问你你也不知道。”江湛二话不说从兜里掏出钱夹,瞬间从里面取出几张红钞钞,数也没数就通过车窗的缝隙扔到叶檀的腿上,还留下一句,“我没有花女人钱的习惯。这些钱,你拿着付打车费吧。”

  今天遇见这么一个扫把星,算他倒霉。

  接着又留下车里一脸懵逼的叶檀,一个人火速地离去。

  腿上七零八落的红钞钞,肉眼大致点算了一番,大概有七、八百块那么多。

  叶檀把它们拢在一起,刚刚还真是有眼不识泰山,明明是一千零一块好吗,整整一千零一块,比她上五天的班的收入都要多。

  我屮艸芔茻,大神,你怎么可以羞辱人!

  叶檀沉静地捧着这笔钱,皱起眉毛郁闷了一下。

  她叶檀会是那种看这一点钱就立即眼开的人吗?

  确认每一张都是真的,叶檀更加肯定一点。

  所以请再拿更多的钱羞辱一下好吗?!

  时希明应该也听到了身边妻子有些惊疑不定的问话,那边很快也传来他的声音:“朋友夫,不可俘。”

  叶檀:“……………………”

  这都什么跟什么啊……她就是想,就是想……

  叶檀赶紧解释:“我想给那傻小子洗澡嘛,可是我一个女人,怎么给他那么大的男人洗澡,那不是很怪吗?”

  符蝶:“所以你想借我的老公一用,为了给他洗澡?”

  叶檀:“嗯嗯。”

  符蝶:“好主意,不过,还是得问问我老公本人。”

  然后就是短暂的沉默,叶檀一边焦急地等待,时间一分一秒地在流逝。她也没闲着,锅里的荷包蛋正好熟了,从碗柜里取出一只碗,里面撒了一点小葱花,配了一点麻油还有少许的盐和味精调味。

  叶檀将做好的荷包蛋端到桌上,让傻小子先去吃,手机那边忽然有了动静,接着,幽幽地传来时希明有些不好意思的声音:“让我给一个大男人洗澡,还是算了吧,我的双手永远只为符蝶服务。”

  然后就听到符蝶好像是打他后背的声音,顺便嗔他一句:“别贫嘴。”

  ——这波恩爱狗粮,她是拒绝吃的。

  叶檀也不想太强人所难,毕竟符蝶他们已经帮了她很多忙了,简单道谢后,叶檀挂了电话。

  转身从厨房回到餐厅,发现那小子只吃了一半的荷包蛋,另外一半放在那里没动,叶檀拉出一张椅子,坐在他的身边很困惑地问他:“怎么不吃?”

  那小子将碗拼命地推向叶檀的面前。

  叶檀医有点小心酸:“不好吃吗?”

  用筷子点了一点汤汁尝尝味道,没有不好吃。

  叶檀继续把碗放到他的面前,那小子又重新推回来,艰难地说了两个字:“你……吃……”

  原来是要分一半给她吃。叶檀的心里忽然软得一塌糊涂,不禁伸出右手揉揉他的头发:“你怎么可以这么可爱。你先吃饱嘛,我饿的话,就再打两个荷包蛋嘛。”

  不过这小子确实太能吃了,叶檀的三顿才是他一顿的饭量,自从来到家里以后,不到一周的时间,家里几乎已经“蛋”尽粮绝。

  这个月的工资还没有发,一想到范思远总是追着问她要一个答复,无论她怎么说,他都不相信,叶檀有时候真想辞职一走了之,可是这个城市的心理咨询室并不多,聆声算得上是最正规的一家,和小伙伴们也有一年时间的感情了,说走就走叶檀也做不到,加上如今的处境也有点艰难——她除了要养自己之外,还要养狗爷。现在还多了一个傻小子。

  好在一段时间之前,地铁里遇到的那个说她是跟踪狂的奇葩男人留下了一笔巨额的打车费,供她解了一时间的燃眉之急。

  最后也没有打荷包蛋吃,叶檀决定,上班之前偷偷跑到楼下,用一块钱买两个开花馒头省着点做两顿吃。

  另外一个城市,江家的豪宅里,连续一周的时间,每天清晨江家人都不得安生。

  这次的事件很严重,牵扯到将来江氏集团股权份额变动的问题。

  江湛的母亲杜淑娴由于思念儿子心切,已经连续病了一个星期,最后导致卧床不起,只能由家庭医生每天来家里对她进行血压方面的测量。

  大儿子江放在床边握着母亲的手,如沐春风一般的声音,温和地说话:“妈,您不要太担心了,警方也说海边的那具尸体因为被烧焦,面部还有身体受损严重,不能完全确定就是江湛。”

  医生说了,杜淑娴的情绪不能激动,但是一听到二儿子的名字,杜淑娴的两眼一花,哽咽了起来:“如果不是他,如果不是他,他为什么到现在都不给我们打一个电话?”

  杜淑娴越来越心酸:“我就想他报一个平安。”

  那家投标的合作小公司也反应了情况,称江湛在洽谈完商业问题之后,当天下午已经结束了在Y市的停留。

  江湛所住的连锁酒店也可以证明,客房在当天上午九点已经到期被退。

  动车站里似乎也拍到了江湛的影子,但是他却没有回来。

  最后一次与家里通话的记录停留在一周之前,正好是江湛才去Y市的日子,从那之后,他的手机长期处在关机的状态。

  江放拍拍杜淑娴的手背:“妈,您真的不要太担心了。”

  现在整个江家闹得人心惶惶,哪有一个大活人会凭空消失,不能怪杜淑娴会往那种方面去想,现在只要新闻上报道什么在深山老林,或者哪个山海湖泊发现了尸体,杜淑娴都要去过一眼,看看是不是自己的孩子。

  她的老公江鸿也在旁边不耐烦地说话:“我看你都快想出病来了,也许是那臭小子自己不想回来呢?”

  毕竟不久之前,他们才为江湛安排了一个婚事,对方出生商业世家,与他们江家门当户对,女孩刚从英国留学回来,学的也是对将来的事业有帮助的金融管理行业,江鸿搞不明白商业联姻对于他们这种家庭来说不是很正常的一件事吗?他和杜淑娴两个人就是这么走到了一起,根本不需要过问儿子愿不愿意的问题,双方父母满意就可以了,结果引起了江湛的强烈反感。

  也有可能是因为这种事,江湛故意安排了一次隐遁。

  至少他小时候也有过离家出走的叛逆行为。

  “这种管不住的儿子,丢了就丢了吧。”江鸿说了一句气话,不想再看到杜淑娴那张憔悴不堪的脸,连多待一秒都忍受不了空气里面的沉寂,江鸿从房间里退出去,里面的人听到梅姨在外面问:“先生,这么晚了要出去吗?”

  “去谈点事情。”江鸿不耐烦地回答。

  杜淑娴只好渐渐闭嘴。她知道,几十年的夫妻,江鸿根本不爱她,只爱她家里的家业,所以江鸿这么多年才能越做越大。

  她可能爱过江鸿,只是爱过。

  所以后来她又犯了错,还不小心被小儿子看到了……

  这一次她也知道,江鸿不是出去谈事情,而是最近迷恋了一个比她更年轻、更漂亮、更性感的女明星。

  她剩下的只有两个儿子,而江鸿根本漠不关心她的需求。

  今天也是躲了一整天范思远,叶檀处理完两个来访者之后就赶紧追风似的下班。

  在狂奔的路上她终于得出了连续困扰她一整天问题的结论——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让暴风雨来得更猛烈些吧。这都是为了呵护祖国的花朵。

  毕竟不洗干净的话,怎么去见范思远?

  出地铁站之后,正好路过一家大型连锁超市,叶檀走进去,采买了一些男士方面的洗漱用品,又囤了一点毛巾、牙刷、牙膏之类,顺便还扔了一只给小孩子玩的小鸭子,购物车里突然堆出了一座小山,不知不觉买的有些多了,毕竟从现在开始是两个人住了……

  等等,叶檀觉得这句话有点不对劲,不是说好了只收留那小子一晚的吗?就因为出了范思远这件事,正好他的脸没消肿,又多收留了他一星期的时间。

  不,不应该这样想,她又不是他亲妈。叶檀将部分洗漱用品又塞回原位。

  推着车走出两步之后,又回头,将刚塞回去的部分重新拿出来。

  就算不留着给傻小子用,以后她自己也要用啊。叶檀手里夹着一双男士40码的室内拖鞋,如是自言自语地说道。

  半个小时以后,她拎着一大袋东西出现在自家门口,那小子又在楼下准时等她。

  叶檀还没走过去,声音先传达给他:“好了好了,别着急,等等就给你做饭了。”

  话音才落,那小子已经出现在她的面前,叶檀以为他真的是饿到没法忍受的地步,幸好在超市里买了一点饼,准备揪一点给他吃。

  那小子却有点古怪,不打一声招呼突然托住她的腰身,叶檀只感觉自己的双脚在瞬间离了地面,再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被那小子沉默地用公主抱抱起来。

  赶紧打个电话给符蝶,江湖救急,希望符蝶时希明夫妇能够原谅她大清晨即将提出的无礼要求。

  符蝶和时希明昨夜才酣战过一晚,大清早的累得浑身骨头都软了。一时间接到叶檀的电话,倒也没发脾气,只是没听清楚内容,有些震惊:“什么,你要借我的老公一用?”

  “坛子啊,我可和你说好了,钱、衣服、化妆品,我都能借给你,可是这男人……怎么能借嘛。”

  叶檀:“……”

  时希明应该也听到了身边妻子有些惊疑不定的问话,那边很快也传来他的声音:“朋友夫,不可俘。”

  叶檀:“……………………”

  这都什么跟什么啊……她就是想,就是想……

  叶檀赶紧解释:“我想给那傻小子洗澡嘛,可是我一个女人,怎么给他那么大的男人洗澡,那不是很怪吗?”

  符蝶:“所以你想借我的老公一用,为了给他洗澡?”

  叶檀:“嗯嗯。”

  符蝶:“好主意,不过,还是得问问我老公本人。”

  然后就是短暂的沉默,叶檀一边焦急地等待,时间一分一秒地在流逝。她也没闲着,锅里的荷包蛋正好熟了,从碗柜里取出一只碗,里面撒了一点小葱花,配了一点麻油还有少许的盐和味精调味。

  叶檀将做好的荷包蛋端到桌上,让傻小子先去吃,手机那边忽然有了动静,接着,幽幽地传来时希明有些不好意思的声音:“让我给一个大男人洗澡,还是算了吧,我的双手永远只为符蝶服务。”

  然后就听到符蝶好像是打他后背的声音,顺便嗔他一句:“别贫嘴。”

  ——这波恩爱狗粮,她是拒绝吃的。

  叶檀也不想太强人所难,毕竟符蝶他们已经帮了她很多忙了,简单道谢后,叶檀挂了电话。

  转身从厨房回到餐厅,发现那小子只吃了一半的荷包蛋,另外一半放在那里没动,叶檀拉出一张椅子,坐在他的身边很困惑地问他:“怎么不吃?”

  那小子将碗拼命地推向叶檀的面前。

  叶檀医有点小心酸:“不好吃吗?”

  用筷子点了一点汤汁尝尝味道,没有不好吃。

  叶檀继续把碗放到他的面前,那小子又重新推回来,艰难地说了两个字:“你……吃……”

  原来是要分一半给她吃。叶檀的心里忽然软得一塌糊涂,不禁伸出右手揉揉他的头发:“你怎么可以这么可爱。你先吃饱嘛,我饿的话,就再打两个荷包蛋嘛。”

  不过这小子确实太能吃了,叶檀的三顿才是他一顿的饭量,自从来到家里以后,不到一周的时间,家里几乎已经“蛋”尽粮绝。

  请知悉本网:https://www.feiniu9.com。飞牛小说网手机版:https://m.feiniu9.com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