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9章 才不会真的在吃醋_老公每天都觉得我在出轨
飞牛小说网 > 老公每天都觉得我在出轨 > 第99章 才不会真的在吃醋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99章 才不会真的在吃醋

  正文追随隔壁老王的服务器而去了,过一段时间就能正常显示如吐出信子的毒蛇,他伸出舌头沿着嘴角慢慢舔了一遍,水淋在两个人的身上,增添了暧昧的气息。

  入眼都是蒸蒸而上的水汽变成的白雾,叶檀的身上穿了一件比较单薄的圆领T恤,为了给这小子洗澡才故意换上的一件方便淘汰的旧衣服,谁知道对方临时发生了变化……

  淋湿的部位将她的Bra也显现出真形,半圆弧的轮廓变得性感又迷人。

  加上如同迷雾中的水汽。

  叶檀腰上的手没有第一时间收走,他慢慢前倾了身体,两个人的距离因此而变得更近。

  近到能闻见彼此的呼吸,甚至可以感受到双方的心跳。

  “想不想感受一下爆炸的意味。”

  “什……么……?”一切转变发生的都太快了,叶檀的大脑转速跟不上现实转变的节奏,讷讷地问了一句之后,只感觉腰部的手慢慢往上移动了一段距离,慢慢地,他的双手手指就像是跨越了千山万水的小人,叶檀能感觉到他用了四根手指代表了行走状态的小人,一点一点在她的背部前进,直到前进到某个除了自己以外任何人都不应该碰的雷区,才停下继续挖掘沙漠中的绿洲的动机。

  那是因为他们已经找到了绿洲。

  叶檀的背上忽然就是一麻,身体也跟着一颤,双眼正好对上那个男人的视线,他还在舔着嘴角,甚至又凑近她,轻轻在她的侧脸颊停留了一下。

  “啊——”叶檀终于被这一停留弄得有了反应,慌不择路地想逃离这段魅惑人心的“死亡辖区”。背上的手将她轻轻一压,叶檀又重新跌进这个突然变得像是能随时随地将她拆骨入腹的男人的怀里。

  直到这个时候,她终于明白了他口中所说的“爆炸的意味”究竟是什么意思。

  Bra的搭扣部位突然被解开,身体忽然变得轻盈起来,那就是瞬间爆炸的意味。

  “你……你蛇精病啊!”叶檀不得不采取行动,狠狠地拍他的胸,在他白皙的皮肤上留下了十根手指的抓痕。

  趁他松手的一瞬间赶紧爬起来拼了命的跑到自己的房间。

  那个男人随后也站了起来,卫生间里一片狼藉,到处可以看到暧昧过后痕迹。

  镜子都被雾气蒙了。

  那个男人伸出手,在镜子表面抹出一块可以照的区域。

  镜子里立即显出一个长相可以说是非常人畜无害的天使面孔,这副身体长到这么久,他却是第一次这么近距离地观察到,以及真正的拥有。

  胸前的十个指甲爪印也跟着他在照镜子摆弄姿势时一起浮动,回想起刚才洗浴房里的一幕幕,他扭扭脖子,又活络了一下筋骨。

  “还真是一只性感的小野猫。”舔了舔嘴角,宋承自言自语说道,“可我就喜欢难以驯服的野物。”

  “狗爷,狗爷!”叶檀吓得狂打哆嗦,狗爷这只蠢狗听到叶檀的召唤,立即以为她是想和它一起玩球,口里含了一个黄色的小网球过来,把网球叼着放到叶檀的面前,狗爷狼嚎了两声,然后吐着舌头等待她的指令。

  叶檀一把抱住它,不明状况的狗爷歪着脑袋还吐着舌头。

  “天啊,狗爷,你等等一定要保护好我,小蝴蝶说的没错,那个人就是个蛇精病。”

  简直不要太可怕!

  说变就变,从前一秒任她抚摸的傻大个,瞬间变成一个骚气十足,也色.欲十足的男人,吓得她吃上一百包辣条都不足够压惊的好吗。

  狗爷听不懂,只能根据气味来识别。叶檀先前已经在自己的房间搜寻过一波,才开始来Y市工作和独居的时候,以防一个人的情况下会发生什么意外,叶檀在网上购买了一种防狼喷雾。

  但是由于时间太久,平时也真的没遇到什么特殊的情况,她随手扔在房间里的一个角落,等今天要用到的时候,到处翻找就是死活也找不到。

  现在她左手拿着一个炒菜的铲子,右手抱着狗爷。

  如果那个臭小子敢过来,她就拿铲子照着他的脑袋一个劲地怼。再不济,就把狗爷丢出去。

  宋承在卫生间里照了半天的镜子,发现这是一个独居女人居住的环境,连男人需要用的发蜡都没有,还有刮胡刀也没有。

  洗手台上面倒是放了一把可能是刮眉刀的工具,刀具的模式都差不多,也可以先用着。宋承摸了一下已经开始冒芽的胡子,男人三天不刮胡子就会开始长。从胡子的长度正好可以判断出,这个身体被骆砚那傻孩子用了有很长一段时间了。

  果然有些事还是得交给他这种成年男人来做。

  比如改变一下这种不修边幅的造型。

  宋承挤了一点洗面奶在脸上打泡泡,拿着修眉刀沿着嘴巴还有下巴一代慢慢刮起来。

  叶檀在房间里左等右等,不见人出来,干脆拖着狗爷,手里还拿着那个炒菜用的大铲子,一点一点尽量不发出很大声音的,重新移步到卫生间的门口。在墙上静静贴好。

  里面的人似乎很兴奋,一边对着镜子在搔首弄姿,一边吹着口哨组成的小曲。

  狗爷这个小间谍,站在她的身边,探着脑袋看看里面,又看看叶檀,差点撒着丫子和里面的那位“老熟人”继续滚成一团玩儿去。被叶檀一巴掌抽在它的屁股上,狗爷凄厉地狼嚎了一声,就说这个大蠢货,究竟分的出谁是喂它肉给它零食甚至还能在将来为它物色老婆的主人?

  胳膊肘简直往外拐!

  说时迟那时快,狗爷的叫声太惨,引起了宋承的高度重视。

  他一回头,正好与高举着铲子的叶檀对视了一眼。

  叶檀和他尴尬地笑着打招呼:“既然被你发现了,那就没办法了。”

  比起后发,不如先发制人更加有点意义。叶檀举着铲子一个劲地在他的身上狂风暴雨似的砸。

  宋承却有空手接白刃的能力,不费吹灰之力地将铲子很快收入囊中,眼底都是挑逗的含义:“小野猫,你想把我打晕了,最起码换一个更大件的东西。而不是……”他双手一用力,居然将铲子也给扳折了。

  没错,他说的都没错,她现在就后悔了,拿什么炒菜的铲子啊,厨房里哪样东西不能用?剁菜的刀,实木的砧板,全是杀伤性巨大的武器。

  叶檀噎了噎口水,本来还鼓得足足的过来胖揍他的勇气,瞬间一泻千里。“小野猫”三个字也将她从里到外雷得够呛。

  估计能够外酥里嫩了吧。

  “不喜欢我给你的这个称呼吗?”由于身高的问题,他的小腹,以及小腹以下的地方,正好就在她唾手可得的范围。

  叶檀的脸上一热,差点又失声叫出来。

  “嘘——”随之而来的是一个让人措手不及的缠绵热烈的吻,那个人竟然在她的声音几乎从喉咙里挤出的瞬间压了过来,同时她的手也被他不用一丝一毫力气的拎了起来,按在墙壁上。

  叶檀被迫保持了一个禁锢在他怀里的姿势。还没弄清楚一切情况的叶檀,已经傻瞪着眼睛被他夺了一次又一次嘴唇的所属权。

  呼吸几乎跟着心跳一起停止了。

  半个小时以后,叶檀抱着自己的膝盖,缩在角落里简直想抹泪。

  就说一个星期前她为什么要同意把这个男人带回家,就说当时的她为什么要同意把他收留下来,就说她为什么脑子抽风的看他长相不错,就想让他留下来帮忙挡一下范思远那朵桃花?现在出事了吧。

  她怎么老是忘了,这个不管一开始表现如何,哪怕再天真烂漫没有心眼的样子,他到底还是一个血气方刚,可能很有需求的男人。

  她可以只在做梦的时候想想,而对方根本不可能只浮于做梦那么简单。

  所以她为什么要引狼入室?

  还是一头超级大超级大的大色狼!

  在这半个小时里,宋承也根本想不明白,不过就是吻了她一下,可能那个吻的时间有一点长,也有一点缠绵,这个女人被吻完了以后就一直保持着在角落里生蘑菇的姿势。

  更厉害的手段他还没使出来,就已经成这样了?

  但是可以肯定的是,这个女人的吻技特别糟糕,不仅生涩,还不知道怎么回应。

  他称呼她为“小野猫”,可能还有一点不对……

  因为她是那么不懂得应付男人。

  而他又恰如其分地喜欢这么笨拙的她,因为那样,才有调.教的价值。

  下班之前特意去卫生间里冲了一把脸,纪云和方歆两个人倒是和往常没两样,范思远的态度则奇怪了很多,居然主动问她要不要一起吃个便饭。

  还沉浸在口红被啃到无法救治的凄惨画面中,叶檀心有余而力不足,实在没心情同他人一起吃饭,便拒绝了范思远的主动邀请。

  请收藏本站:https://www.feiniu9.com。飞牛小说网手机版:https://m.feiniu9.com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