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 30_老公每天都觉得我在出轨
飞牛小说网 > 老公每天都觉得我在出轨 > chapter 30
字体:      护眼 关灯

chapter 30

  正文追随隔壁老王的服务器而去了,过一段时间就能正常显示挂了范思远的电话以后,叶檀和这个老男孩商量一下:“以你的外表,绝对能让我的顶头老板死心,这次就靠你了。作为假装我男朋友的回报,今天我就暂时收留你一晚。只是暂时收留你一晚,你不能做出什么越矩的事。要听话,知道吗?”

  听话是什么?说实话,那小子有点想不明白。

  只知道不惹对方生气,大概就是她口中所谓的听话。

  于是讷讷地点点头,表示知道了:“听……话……”

  还断断续续地说道:“会……乖乖……听话。”

  然后他就发现那只长得有点彪悍的哈士奇,迈着四条特别健美的大腿,来到叶檀的面前,求爱抚求奖励似的伸出舌头等待着什么。

  狗爷睡觉前有个习惯,喜欢和自己的主人亲昵几分钟。从真空包装袋里掏了一个鸡肉的零食棒,叶檀放在手心里给狗爷舔了舔味儿。

  还想叼在嘴里继续吃,被叶檀一瞬间抽了出来,扔回包装袋里,对着狗爷就是一顿美好的劝导:“晚上吃这个,容易发胖。”

  狗爷龇了龇牙。不好意思,根本听不懂。

  耍完酷以后的狗爷继续舔着叶檀的手心,上面有鸡肉.棒的余味。

  叶檀也很心满意足被它这么舔着。一只手揉揉它的脑袋瓜,一边夸奖道:“好,好,乖孩子,真乖。”

  那小子看着这一幕,也舔舔自己的嘴角,视线物色好叶檀享受完之后,已经收回的手心,不一会儿叶檀就感觉到自己的手心重新回来了湿蠕的感觉。

  她彻底愣在原地。

  那小子拾起她的手心,拿舌尖在她的每一个手指间来回轻挑了一遍,最后又将她的整只手心用他的口水光顾了一遍。

  叶檀拼命克制住心中的羞愤,差点将他一屁股从阳台踹向底楼。

  他还追着问:“奖励……奖励……”

  因为没得到“乖孩子真乖”的评价,死活追着叶檀要求奖赏。最终被叶檀赶进客厅,和狗爷抱成一团在沙发上睡了一夜。

  第二天也是精神疲惫地清醒,叶檀准备带着那小子出门,但是仔细想想,现在将他带到范思远的面前也不合适,脸上的伤还没完全消肿,根本看不出他的绝世帅。

  为了保持最绝佳的效果,叶檀在出门前还为那小子的脸上敷了一个冰袋。让他记得冰化得差不多了之后就取下来,防止他饿,还给他准备好了不需要加热的一日三餐——面包,面包,还是面包。

  几大袋面包放在桌上,狗爷正摇着尾巴在门口欢送她,叶檀有些不放心,害怕那小子扒拉着门出去制造麻烦,或者遇到什么人生意外。特地嘱咐道:“你想不想被奖励?”

  那小子呆头呆脑地愣了一下,半天才小鸡啄米似的点头说道:“想要……奖励。”

  “那就好。只要你乖乖的,我一定会给你奖励。好孩子,好孩子。”好在叶檀的职业就是心理师,面对来访者时需要超强的耐心,所以这个时候教导一个老男孩也没有任何问题。

  “不许从这扇门出来哦,如果肚子叫了,就吃桌上的面包。”想起民警曾说过的这小子太能吃了,叶檀又指了指地上趴着的狗爷,着重交代道,“对了,这家伙不能吃。”

  狗爷还不太懂人类之间的交流,依然很酷地摆了一个正脸邪魅龇牙状。

  这小子还算是乖,为了得到摸头杀的奖励,乖乖地答应下来:“嗯,嗯。”

  交代完这些事以后,叶檀才放心地离开。下楼的时候,她想到了一点,撒了一个谎就要用无数个谎话来圆满,人生啊总是在不断地循序渐进和更新替换。

  一边感慨,一边赶上地铁,将近一个小时之后来到上班的地方。前台小姑娘方歆帮她打卡:“檀香姐,你这两天是不是没休息好?黑眼圈都出来了。”

  是吗?叶檀有些紧张地跑进洗手间,果然发现方歆说的没错,如果再不注意下去,她的黑眼圈估计能疑似银河落九天一般地垂到地面。

  “最近出了一点状况。”叶檀长话短说,能不把八卦扩散的情况下,就尽量隐藏一下。总不能告诉他们,自己大半夜的遇到一个有点智障的男人,还把他捡了回去?

  正好范思远从她们的身后冒了出来,和叶檀如出一辙,同样的顶了一对浓重的黑眼圈。

  方歆有点好奇,怎么一个两个的全都变成夜猫子了?

  范思远扯了扯自己的领带,搞这份工作开始,为了工作室看起来更加正规一点,平时他都穿的非常正式,没有一天不西装革履,然而如此束缚性强的正装令他很不舒服,有点痞帅地出现在叶檀和方歆两个人面前之后,范思远连问好都显得有气无力。

  “早。”

  方歆毕恭毕敬地笑了笑:“老板早。”

  叶檀也说了一个:“早”。

  等到范思远折身走进自己的咨询室,同时也是办公室的时候,方歆偷偷地和叶檀说话:“檀香姐,你说咱们的范总是不是又交女朋友了?”

  叶檀有点不理解:“怎么这样说?”

  方歆笑嘻嘻地,捂着嘴巴小声讲道:“看范总那么憔悴,肯定又是被女朋友榨干了呗。”

  范思远的花花名声已经在整个聆声咨询室广为流传,虽然他们的工作地点一共只有四个人在上班。而其中一个还是范思远本人。

  小姑娘还在感慨:“可惜范总那张脸,要是能专一一点就好了。”

  叶檀和方歆的年龄最为接近,所以最能理解她。

  方歆的话音刚落,已经在咨询室里的范思远仿佛长了一对千里耳,突然出声让叶檀进去:“我有话对你说。”

  来了,该来的总是会来,想躲也躲不掉!

  方歆就这么目送着叶檀进去,以为他们两个有什么工作上的事情要处理。因为作为心理师的他们,为了调整好心理师之间的最佳状态,会互相监督还有评估对方的工作,每天也会抽出一个时间来,就一些咨询阶段遇到的各类问题做整合。

  范思远投资的聆声咨询室里有最完善的设备,一进门,可看到门边竖立着一排存放档案的柜子,里面都是一些来访者最秘密的资料。

  房间偏左的位置有一张弗洛伊德椅,作为来访者与心理师吐露心声时最重要的桥梁。

  平时范思远会坐在来访者躺在弗洛伊德椅上时看不到的右侧,今天的他也坐在右侧,表情变换了一个风格,有点意外的严肃。

  叶檀坐也不是,站也不是,躺着也不是,有些尴尬地挤在门边的位置。

  范思远回想起昨天晚上打电话给她,十一点钟左右的时候,她的身边还有一个男人,不禁又失落了起来。

  “叶檀,你真的有男朋友了?什么时候的事?我希望你能认真回答我。”

  范思远确实够认真的,抛弃了以往的轻浮,让她也不得不变得紧张起来:“范总,我们一直是工作上的好伙伴,但是私生活方面,每个人都有权力选择想要过的生活方式。”

  范思远已经戒烟很长时间了,但是这次竟然在咨询室里公然点开打火机,抽出一支烟燃起来。

  深吸一口,他的双眼藏在烟雾缭绕后:“不是说要带给我看看的吗?”

  忽然,他将烟撵进了烟灰缸,力气有点大:“如果他不合适的话,我是不会把你放心交给他的。”

  这是在逼她一定要交出一个如胶似漆的男朋友出来——

  叶檀若有所思地从范思远的咨询室退出来,也不明白范思远从什么时候开始对自己执着成这样。大概就是得不到的永远在骚动。

  不过没关系,乐观一点想想,正所谓上有政策下有对策嘛!

  她还有一个天降的顶级帅哥作为救星。

  带着喜悦的心情,结束了一天的工作,月亮悄悄爬起的时候,叶檀回到了家里,结果被眼前的景象再次震得无话可说。

  那个所谓的天降救星、顶级帅哥的臭小子,正光着身子和狗爷一起比试谁跑得更快。家里的花瓶、养鱼的玻璃缸、一切易碎的物品全部都被砸了。

  顺便连她的水**也一起毁“尸”在卫生间。

  因为太有画面感,符蝶赶紧挥挥手打消这种人设思路。屏幕后的她露出质疑的神色:【坛子,你确定?】

  确定肯定以及一定啊!叶檀为了方便说话,插上耳机和她语音交流:【今天早上我可以不用吃早饭,看着那个人就算是饱餐了一顿。】

  请知悉本网:https://www.feiniu9.com。飞牛小说网手机版:https://m.feiniu9.com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